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专家访谈 >> 正文

周玉杰专访:加强国际交流合作,推动中国介入走向世界
作者:365编辑[1] 
单位:365医学网[1]  
文章号:W011160  
2006/1/18 15:28:09    
文字大小:

中国心血管网 :周教授您好!首先我代表中国心血管网向您表示感谢,在您的大力支持下,2005年我们进行了许多国际大型心血管会议的现场报道,同时也让我们看到2005年冠脉介入领域取得的巨大发展。作为国内介入领域中青年专家杰出的代表,您能否给我们回顾一下2005年冠脉介入领域都有哪些重大进展和成果?
中国心血管网 周教授您好!首先我代表中国心血管网向您表示感谢,在您的大力支持下,2005年我们进行了许多国际大型心血管会议的现场报道,同时也让我们看到2005年冠脉介入领域取得的巨大发展。作为国内介入领域中青年专家杰出的代表,您能否给我们回顾一下2005年冠脉介入领域都有哪些重大进展和成果?
 
周玉杰教授:首先,2005年无论对我个人而言,还是对冠心病介入治疗而言,都是很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国际上举行了很多心血管会议,我个人就出国参加了十多次这样的会议。我们通过辛勤努力的工作,把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学术展示给国内更多的医生,他们都感到非常的高兴,我也感到非常欣慰。报道的方式由原来的回来后整理出来到现在的同步报道,这是我们在心血管领域新闻信息工作方面所做的一个极大的飞跃。
     第二个方面,2005年,心血管领域确实有了一个风起云涌的变化。首先在冠心病的诊断方面,影像学尤其多排CT的大幅度应用,使大量的疑诊冠心病病人不用作冠脉造影而用多排CT来筛选,而我们做冠脉造影的病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我觉得它的意义在于一个整体的意识,这对于全民预防冠心病、预防心肌梗塞、预防不稳定状态起到了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患者本身是最大的受益者。病人不用恐惧介入治疗,而先做一个多排CT的筛选,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展。
     第三个方面,在介入领域,支架技术特别是药物支架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目前来说还是很稳定的,亚急性血栓并没有像我们所担忧的那样发生率那么高,五年存活率还是很平稳的。但晚期血栓给我们带来新的问题,我们现在用的药物支架抗血小板的时间是9~12个月,这个时间以后,一些药物支架术后的血管内皮可能不是太完整,因此还需要抗血小板治疗。但是用多长时间我们还没有循证学依据,这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药物支架带来的新的问题。近年来抗血小板治疗有了新的进展,比如说动脉介入的三联抗血小板治疗,在过去阿司匹林单联治疗的基础上,加上一些ADP受体拮抗剂,现在还有Ⅱb/Ⅲa受体拮抗剂,从3个不同的环节阻断血小板的聚集和粘附功能,对防止血栓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说我们现在放支架以后有了这么强效的抗血小板措施,有这么好的循证医学的结果,我们只要在术中把支架的贴壁贴得很好,把病变覆盖的很完整,就能取得良好的效果。过去医生很多的担心、对患者亚急性血栓的一些担心,都渐渐的开始走向一个好的方面。

     第四个方面,在冠心病的介入上,运用了OCT,它的扫描结果要比血管内超声好。对于一些临界病变,我们现在很麻烦的事,不是复杂病变问题,而是说做与不做的问题。这样的一些临界病变,不稳定的斑块和稳定的斑块怎么样去检测出来,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冠脉介入领域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原来我们的手段就是造影和血管内超声,现在有了OCT,能看到斑块是不是像火山一样有爆发的可能、有不稳定的可能,这使我们进展了一步。但是OCT这种先进的技术有一个毛病,就是光学的扫描对红细胞和血液系统的有形成分是有障碍的,光反射必须用盐水把冠脉冲干净,阻断血管后才能看到组织学,这使病人有阻断冠脉血流的一个短暂的过程,这在临床应用上还有一点小小的限制。将来的技术发展如果能不受红细胞有形成分的干扰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但是现在临床应用已经在我国很多单位开始了,对侦查我们斑块的稳定性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有很大的贡献。
     最后一方面,他汀类药物的应用有了一个新的突破。过去我们把他汀类药物主要用于调脂治疗,但他汀类药物还可以稳定粥样斑块、保护血管内皮,可以降低心血管的死亡事件和其他的风险,甚至有防治支架的再狭窄作用。现在我们经常把它用在非调脂的方面,比如一个左主干病变、一个弥漫性病变,我们要放好多的支架,事先我们会强化的给与一些他汀类药物,不是应用其调脂的作用,而是用它抗炎、抗氧化的作用,在病人做起来以后放好支架,它的稳定性非常好,主要心脏事件的发生率要明显下降。所以说他汀类药物给我们带来一场药物的革命,它使冠脉的介入治疗、介入治疗之前之后、放支架的病人和不放支架的病人的病情都趋于稳定性,临床事件明显减少。我觉得这可能是他汀类药物改变了冠脉的土壤问题,因而从根本上稳定了冠脉的病变。如果我们把他汀的作用再加上支架的局部作用联合在一起,我们将使冠心病的治疗上到一个更高的阶段。 至于药物支架,2005年除了紫杉醇、雷帕酶素药物洗脱支架外,还出现了许多抗体的支架,还有一些抗生素的支架、抑制细胞增值的支架。很多的支架使我们能根据病变选择更适合的支架,拓宽了我们的选择范围,使更多的患者能够收益。
     我认为这些都是2005年冠心病介入治疗的重大进展。
 
中国心血管网:正如您所说,2005年冠脉介入领域确实有风起云涌的变化,取得了很多新进展和成果。展望即将到来的2006年,您认为冠脉介入领域将出现哪些发展新趋势?
 
周玉杰教授2006年,我们认为冠心病介入治疗将着重在以下方面发展:
      一方面是基础技术的重新确认、再评价和发展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的分叉病变治疗技术,过去用一些裸支架处理分叉病变,再狭窄率比较高;或者使用药物支架采取Crushing这种技术,力图使药物支架充分的覆盖血管的分叉,尽量覆盖非常充分,但这种技术也有后期的问题,就是再狭窄的问题,这样我们就想就这个基本技术我们应该怎样来改进、进行改良型的革命。有一些裤型的支架,就是用于这样的分叉病变,这个支架分了两个叉,直接把两个分叉的开口就给覆盖住了,从理论上说这个支架非常好,但实际上这种支架还没有涂上药物,如果涂药以后再狭窄率肯定会下降的,植入的过程也会简化,这是我们临床上应用的基本技术。
     第二个方面就是CTO病变,即全部都是阻塞的病变,我们利用先进的导丝技术、确定导丝位置的方法、比较优秀的球囊和扩张、对CTO比较适合的支架等使再狭窄率降得更低,使我们可以迅速的有效的使血管重建,降低穿孔的发生率或者病人的死亡率,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复杂病变如左主干、分叉病变、慢性阻塞病变、老年高龄患者合并心、脑、肾及呼吸功能不全病变的介入治疗,可能是2006年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个方面,是除了基本技术以外的新的器械的革命,比如说我们原来做股动脉多一些,现在基本都转向桡动脉,这样病人更舒服一些,虽然医生累一些,吃放射线多一些,但是并发症少一些。桡动脉大都用6F这样的导丝,现在还有用5F这么细的导丝, 怎样解决两个球囊的问题,甚至桡动脉能不能放两个支架的问题已经在探讨。在2006年如果能解决桡动脉同时放两个支架的问题,那么跟股动脉就没什么区别了。它还能明显减少病人的痛苦,减少病人的花费,降低病人的死亡率。
      在2006年我还想到的是根据不同的介入途径,选用更细的导管、更细的支架、更小的球囊。在多年以前有个教授在用8F导丝的时候就预测说,将来一定会有6F的导丝,当时那个年代我们听了都很吃惊,因为那时候的球囊都非常大,到现在都6F导丝了,而且5F的导丝都有了。我们预测未来很可能会有4F的导丝,或者应用纳米技术。大胆的预测应该有1F的导丝,这都不是不可能的。
另外是我们介入技术上的问题。一些钙化、成角的病变,这些冠脉很难放进去支架, 如果在2006年能够用可吸收支架把这些问题解决了,这是最好的。可吸收支架已经在动物试验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人身上试验出来是一个很好的希望。
     最后一个方面是基因治疗,可以抑制再狭窄的发生,使血栓减少,病人的生存率明显升高,死亡的事件、急性冠脉的事件明显下降。
 
中国心血管网:我们都知道北京安贞医院的十二病房是国内知名的心血管病科室,您作为该科的主任,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该科室在2005年的进展和2006年的发展趋势?
 
周玉杰教授北京安贞医院有很多科室在做介入手术,我们科室是干部病房这一部分,2005年我们医院和我们科室的介入手术量可以说是历史上最高的。这个病区有很多老年病人和较为复杂的病人,在外院做不了的病人也被送到我们医院,我们这些年做的病人没有一例死亡的。做了这么多的病人,死亡率按照1/200- 300来说,一年也该有几个死亡的病人,但是由于大家非常小心,医院给我们的条件非常好——配备最好的设备,最好的介入环境,最好的支架,最好的介入辅助系统,最好的科室和监护系统,护士、医生在这一方面非常专业,我们医院年轻的医生每年做的例数都是国际上领先的,在这样的基本技术和临床上的医疗技术都能够达到一个很高水平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完成这样的手术例数,才能做出这样的工作,有这么好的成果。我们病区不但做冠心病的介入手术治疗,还做起搏器安置术,我们偏重的起搏器都是一些CRT,就是心脏再同步治疗,除了同步治疗以外还加上ICD,这个起搏器是最复杂的,而这些高难度的手术对我们是一个优势,所以说起搏器做的比较多,在国内比较领先。
     还有一个就是在射频消融治疗老年复杂房颤病人方面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成功率也明显提高,并发症也极少出现。在干部病房先心病一般来说应该做的少,但是安贞医院是一个专科医院,我们成人先心病没少做,Amplatzer封堵的房缺、室缺等都没少做。
     这一年对我这个科主任来说,作为学科的带头人真是丰收的一年,也是很劳累的一年,因为医院里要做这么多的手术,还要到国外开十多次的会议,每次开完会就赶快回来做手术,连时差都不能倒,很多医生都是这样,很辛苦的。我们科里的医生也是这么干的,大家非常辛苦。如果对2005盘点一下,大家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2006年迎着夕阳回家,这是我们最大的梦想。平时我们做导管都做到晚上11点钟,到家都12点了,第二天仍然继续奋战,所以才能以最少的床位作出这么大的成绩。为了我们介入医生技术的稳定发展,大家也不能太疲劳,要保持好自己的身体,才能更好的为冠心病患者服务。 在2006年我会为更多的医生做更多的服务,让大家能够跟上国际的潮流。我想这是我们科为社会、为冠脉介入以及整体的介入界做出的一个大的贡献。

 
中国心血管网就您个人而言,您认为您在2005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2006年又有什么新的计划设想?
 
周玉杰教授2005年给我个人最大的感触就是很累,但同时也很欣慰,像安贞医院和阜外医院这样大型的心血管专科医院做介入的例数已经很多,我们去欧洲、美国很有名的会议中心跟专家交流的时候,已经能平等的坐在一起讨论CASE了,这是我最大的感触。过去我们做的例数非常少,而他们当时已经做上千例了,我们非常羡慕他们,跟他们讨论的时候就像圣人和学生一样。而现在我们也做到了3000例,国外的一些大的教授也就是一、两千例,能到3000例的中心就非常少了。因为病人比较分散,所以我们大家能够对病人、技术的问题进行很平等的探讨,我认为这是中国人真正的走向世界,真正的走向世界学术领先水平的一个象征,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2006年,我们盯住的就是国际,期望把我们的学术技术和我们的循证医学经验多向国外介绍,把国外的东西及时的反馈给国内。因此我们要多参加一些国际上最领先最前沿的会议。2006年我们一定要在TCT、ESC等国际大规模会议中用强烈的声音反映中国心血管的心声,反映我们大量的工作,反映我们心血管循证医学的依据,让全世界来分享,使我们真正走上一条国际化的道路。这是我2006年一个整体的规划和目标。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相关文章

所属病种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周玉杰
单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简介: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北京市心肺血管疾病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