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心肺运动指导个体化心衰患者康复的初步总结报告
作者:刘艳玲[1] 孙兴国[2] 高华[1] 张振英[1] 冯静[1] 姜立清[1] 张健[2] 席家宁[1] 周京敏[3] 葛万刚[2] 
单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1]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2]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3]  
文章号:W114267  
2016/8/6 15:07:28    
文字大小:

【摘要】目的:   慢性心力衰竭患者(CHF)康复治疗和二级预防已经是临床共识,但用心肺运动试验(CPET)指导制定个体化运动处方国内尚少。方法:   选择10 例CHF 完成CPET 评估,随机分为两组(n=5):对照组进行没有运动;运动组增加△ 50%W 功率运动30 min/d,每周5 d,共12 周。在治疗前和3 个月后分别进行评估。结果:两组患者没有显著差异(P>0.05)。

【摘要】

目的:

   慢性心力衰竭患者(CHF)康复治疗和二级预防已经是临床共识,但用心肺运动试验(CPET)指导制定个体化运动处方国内尚少。

方法:

   选择10 例CHF 完成CPET 评估,随机分为两组(n=5):对照组进行没有运动;运动组增加△ 50%W 功率运动30 min/d,每周5 d,共12 周。在治疗前和3 个月后分别进行评估。结果:两组患者没有显著差异(P>0.05)。运动组12 周后,运动持续时间从8 min 显著提高到23 min(P<0.001); 6 分钟步行距离从394 m 显著提高到470 m(P<0.05);生活质量评分从25 分显著降低至3 分(P<0.01)。而对照组治疗前后均没有显著改变(P>0.05);治疗前后的改变均显著小于运动组(P<0.01)。

结论:

在CPET 客观定量功能评估指导制定个体化高强度运动康复安全有效,值得大力推广应用。

心力衰竭(heart failure, HF) 是指心脏排血量不能满足机体代谢需要,出现组织灌注不足及肺循环和/ 或体循环静脉淤血的表现,是一种进行性加重的临床综合征,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1]2014 年8 月公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3》[2] 显示慢性心力衰竭在一般人群中患病率为0.9%;男性0.7%,女性1.0%;心力衰竭患病率北方高于南方(1.4%vs 0.5%), 城市高于农村(1.1% vs 0.8%); 近二三十年来,引起心力衰竭的主要原因已从风湿性瓣膜性心脏病转为冠心病。

  心脏康复的概念最初由19 世纪美国心脏协会成立的“工作能力评价机构”提出,随后德国、澳大利亚等国相继建立了心脏康复中心,HF 患者心脏康复得到不断推广。2013 年ACC/AHA 指南指出运动锻炼可安全有效的改善慢性HF 患者功能状态(Ⅰ级推荐,A 级证据),心脏康复显著改善慢性HF 患者运动能力、运动时间和生活质量,显著降低死亡率(Ⅱ a 级推荐,B 级证据)[3]。目前国际上心脏康复已发展成以社区医院为中心,运动处方、药物治疗、健康指导、心理辅导等多元结合的康复模式。通过运动处方、去除心脏病危险因素、健康宣教等方式使患者康复效果得到巩固[4,5]。心脏康复作为重要的二级预防内容,已愈来愈受到临床医师重视[1]。世界卫生组织对心脏康复做出如下定义:确保心脏病患者躯体、心理及社会功能处于最佳状态,从而使患者通过自身努力得以在社会中维持正常角色并保有积极生活方式的活动总和,运动

康复是其核心内容,因此运动耐量评估对康复指导至关重要。目前常以心肺运动试验(cardiopulmonaryexercise testing, CPET)作为评价手段客观定量功能评估指导制定运动处方和评价康复疗效[6,7]

但目前国内CPET 和心脏康复的开展和研究处于起步阶段,特别心脏运动康复安全性、有效性和重要性的认识不足,研究不多,仍存在许多问题:⑴心脏康复参与比例很低,重视程度严重不足。⑵心脏康复开展较少,三级医院因其患者较多,周转较快,无法有效开展心脏康复。⑶患者心理因素影响,认为心脏病患者不宜进行运动康复,需要“静养”,导致患者运动能力进一步降低,危险因素不但未有效控制反而增加。⑷临床医师对CPET 的安全性仍比较保守,对CPET 指导心脏康复运动处方制定和运动康复治疗的作用认知不足。⑸国内HF患者心脏康复的研究较少,尤其CPET 指导心脏康复的单位更少。有鉴于此,我们对在北京康复医院获得的心肺运动客观定量评估指导下完成的HF 患者个体化运动康复初步结果进行总结报告。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4 年8 月至2015 年5 月间,住院治疗临床诊断为慢性心力衰竭[1] 患者10 例。入选标准:临床症状稳定,心功能 II-III 级(NYHA 分级),优化药物治疗(在研究前2 周没有药物调整)。排除标准:不稳定型心绞痛,室性心律失常,血流动力学不稳定,间歇性跛行,植入心脏起搏器,慢性支气管- 肺病。放射学和临床检测均证实无下肢骨折、关节不稳定性等。

1.2 方法

  收集并分析上述10 例心力衰竭患者基本临床资料(性别、年龄、BMI、病因学、糖尿病及高血压病史)及NT-proBNP,超声心动图、CPET 等检查数据。按随机原则和患者参与意愿将病人分为两组:对照组5 例,仅进行没有运动的心脏康复处方治疗:运动康复治疗组5 例,则进行包含CPET 指导个体化运动强度的心脏康复处方治疗。

1.3 CPET 方案及数据标准化分析

1.3.1 CPET 测定 使用德国耶格(Jeager) 公司MasterSreen 型全导联心电图、无创血压、氧饱和度和气体交换测定的心肺运动系统,每天严格分级多级定标后才用于临床患者检查[8-10]。所有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之后,首先坐位完成全套静态肺功能检查,继之坐到功率自行车同时记录12 导联心电图、无创血压、氧饱和度、各项肺通气和气体交换等指标[9]。按照Harbor-UCLA 医学中心标准连续递增功率方案完成症状限制性极限CPET[9-14]。CPET记录先静息3 min;然后,以60 r/min 蹬车速率无负荷热身3 min;根据患者年龄性别和估计的功能状态预设电磁功率自行车功率递增速率10~30W/min,使患者在6~10 min 内达到症状限制性最大极限CPET,获得最大运动功率[9-14],继续记录恢复期5~10 min。

  1.3.2 CPET 数据分析和无氧阈测定方法 按照美国Harbor-UCLA 医学中心FDA 临床试验CPET 数据分析解读标准化原则[8,9,14-17],从生产厂家软件系统导出所有测定指标的每次呼吸数据(b-by-b),经每秒分切(s-by-s)之后,再用10 s 平均数据来制图和结果分析[8,14-17]。将10 s 的V4CO2-vs-V4O2 数据做图用V-slope 法测得无氧阈[18] ,获得无氧阈功率。

1.4 运动康复处方制定与个体化运动康复治疗

1.4.1 心脏康复处方制定 在进行心脏康复前,首先对患者的一般状况进行评估,包括患者基础疾病,合并症、心血管相关症状、用药、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等。心脏康复处方包括运动处方、药物处方、营养处方及心理处方,树立患者对心脏病及其治疗的正确认识,进行鼓励式对话,指导饮食调整,控制心血管危险因素,纠正不良行为,缓解精神压力,减轻患者焦虑或抑郁状态。对照组采用不包含运动的所有治疗措施;运动康复治疗组采用包含运动的所有治疗措施。

  1.4.2 个体化运动实施方案 运动方式选择功率车;运动强度为Δ50% 高强度,Δ50% 功率=(无氧阈测定功率- 功率递增速率×0.75)+(极限运动测定功率- 功率递增速率×0.75)/2;运动时间30min/d,外加5 min 热身运动和5 min 休整期,共计40 min;运动频率每周5 d;运动治疗周期12 周。

1.4.3 康复前后功能评估 分别在心脏康复治疗前和3 月后分别检测运动心肺功能变化,同时采用心脏超声评价射血分数、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等心功能变化、6 分钟步行距离(6mW)和Minnesota 心力衰竭生活质量评分(QOL)等,观察综合心脏康复对患者运动心肺功能的改善作用。

1.5 传统评估方法

  1.5.1 超声心动图 采用常规超声心动图方法测定LA、LVEDD,采用双平面Simpson 法计算LVEF。

  1.5.2 测定 NT-proBNP 采用奥地利Biomedia 公司生产的酶联免疫法试剂盒和美国Bio-medica 全自动酶标仪对患者血浆NT-proBNP 水平进行检测。

1.5.3 6mW 请患者站在起步线上,开始走即计时。患者在区间内尽自己体能往返行走。结束后,计算患者6 min 步行的距离[19]。监测并记录患者血压、心率、血氧饱和度。

1.5.4 Minnesota QOL 患者于运动前及康复后,均进行Minnesota 心力衰竭患者QOL 评分[20]

1.6 统计学处理

应用统计软件SPSS 19.0 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以平均值± 标准差表示,计数资料以率或构成比表示。计量资料组内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 检比较采用卡方检验。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疾病严重程度及一般资料比较

  两组患者疾病严重程度及一般资料没有显著差异(P>0.05, 表1)

2.2 对照组心脏康复治疗前后比较

  患者治疗12 周后,对照组6 分钟步行距离和生活质量评分均没有显著改变(P>0.05, 表2)

2.3 运动康复治疗组前后比较

  患者按Δ50% 功率运动康复治疗12 周后,⑴恒定功率运动持续时间从8 min 提高到23 min,提高了几乎3 倍(P<0.001);⑵ 6 分钟步行距离从394 m 提高到470 m,显著改善了接近20%(P<0.05);⑶生活质量评分(QOL)从25 分降低至3 分,生活质量明显改善(P<0.01, 表2)

2.4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比较

  运动康复治疗组6 分钟步行距离和生活质量评分改变均显著超过对照组(P<0.05, 表2)

3 讨论

  CPET 是首先在静息状态下测定人体的全套肺功能后,在不同负荷下连续动态监测记录进出气流、氧气和二氧化碳,实时监测机体耗氧量和二氧化碳排出量、全导联心电图、袖带无创血压、脉搏氧饱和度甚至动静脉和肺动脉置管直接测压及抽取血液样本的动态变化,准确反映受试者的最大运动能力,能科学、精确、客观和定量地评价每个个体的心肺功能。心肺运动试验在心力衰竭患者病情严重程度和预后评估方面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6,7,9,11-15]。运动康复是心脏康复中的核心内容,因此运动能力评估对指导康复处方制定至关重要,目前常以CPET作为客观定量评价手段。

3.1 CPET 和高强度运动康复治疗稳定性心力衰竭安全

  本研究仅北京康复医院[21] 对所有入院治疗心力衰竭患者进行了症状限制最大极限运动CPET 进行客观定量功能评估已达数百例,进行高强度运动康复治疗达数十例(虽没有能够坚持连续参与完成12 周康复周期)均安全无任何并发症。我们在国家心血管病中心阜外医院自2010 年到现在共完成左、右心力衰竭[22-24] 患者为主的症状限制最大极限运动CPET 共5 200 余例,在威海心脏中心同期完成4100 余例均安全无任何严重并发症。一项包含4 250例病人的单中心回顾性调查发现,研究人群存在多个高风险心脏疾病,其中1192 病人峰值摄氧量<14ml/(min·kg)。发现在CPET 中共发生8 例严重事件,发生率为0.16%。没有致命性事件,提示即使在较高风险的心血管疾病病人中,CPET 是一项比较安全的检测手段[25]

3.2 CPET 指导制定的个体化高强度运动康复治疗稳定性心力衰竭有效

  本课题结果提示,与运动康复治疗前以及对照组比较,12 周高强度心脏康复运动显著改善心衰患者功能,使得恒定功率运动持续时间延长,6 分钟步行距离增加,提高生活质量和改善生活自理能力。Pack 等[26] 人分析了846 例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ABG)术后生存期超过6 个月的患者门诊心脏康复与长期生存率的关系,共582(69%) 病人参与了心脏康复,平均随访期是9.0±3.7 年,10 年全因死亡率是28%;参与心脏康复的病人全因死亡率10 年相对危险度降低了46%,10 年绝对风险降低了12.7%;提示心脏康复显著降低CABG 术后病人的10 年全因死亡率。在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中发现[27],心脏康复程序和远期死亡率之间存在剂量依赖性关系,参与<25% 心脏康复程序的病人较参与≥ 75% 心脏康复程序的病人死亡率升高2 倍,提示

“运动越多,死亡越少”。

结语:在心肺运动试验客观定量功能评估指导下制定个体化康复运动处方,对心血管病患者而言是安全可行的,而且明显改善运动持续时间、6 分钟步行距离、生活质量评分,这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安全有效心衰康复治疗技术,值得大力推广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 中国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2014[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4, 42(2): 98-122.

2. 胡盛寿.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3[M]. 北京: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4.

3. Yancy CW, Jessup M, Bozkurt B, et al. 2013 ACCF/AHAguideline for the management of heart failure: a report of the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Foundation/American HeartAssociation Task Force on Practice Guidelines[J]. J Am CollCardiol, 2013, 62(16): e147-239.

4. Marthin K, Klaus H, Birna B. Cardiac rehabilitation inGermany[J]. Eur J Cardiov Prev R, 2007,14: 18-27.

5. Jhawar M, Chan A, Christianson L, et al. Utilization of phaseII cardiac rehabilitation in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patients[J]. Mo Med, 2013, 110(1): 71-73.

6. 孙兴国. 心肺运动试验在临床心血管病学中的应用价值和前景[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4, 42(4): 347-351.

7. 宁亮,孙兴国. 心肺运动试验在医学领域的临床应用[J].中国全科医学, 2013, 16(11): 3898-3902.

8. 孙兴国,胡大一. 心肺运动试验的实验室和设备要求及其临床实施难点的质量控制[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4, 42(10): 817-821.

9. Wasserman K, Hansen J, Sue D, et al. Principles of exercisetesting and interpretation [M]. 5th Edition. Philadelphia LippincottWilliams & Wilkins, 2011.

10. Huszczuk A, Whipp BJ, Wasserman K. A respiratory gasexchange simulator for routine calibration in metabolicstudies[J]. Eur Respir J. 1990, 3(4): 465-468.

11. 孙兴国. 心肺运动在临床心血管病学的应用价值和前景[J]. 中华心血管病学杂志, 2014, 42(4): 1-5.

12. Sun XG, Hansen JE, Oudiz RJ, et al. Exercise pathophysiologyin patients with primary pulmonary hypertension[J].Circulation, 2001, 104: 429-435.

13. Sun XG, Hansen JE, Oudiz RJ, et al. Gas exchange detectionof exercise-induced right-to-left shunt in patients withprimary pulmonary hypertension[J]. Circulation, 2002, 105:54-60.

14. Sun XG, Hansen JE, Beshai JF, et al. Oscillatory breathingand exercise gas exchange abnormalities prognosticate earlymortality and morbidity in heart failure[J]. J Am Coll Cardiol,2010, 55(17): 1814-1823.

15. Sun XG, Hansen JE, Stringer WW. Oxygen uptake efficiencyplateau: Physiology and reference values[J]. Eur J Appl

Physiol, 2012, 112: 919-928.

16. 孙兴国. 更为强化心肺代谢整体功能的心肺运动试验新9 图图解[J]. 中国应用生理学杂志, 2015, 31(4): 369-373.

17. 孙兴国. 心肺运动试验的标准化规范化规程和难点- 数据分析判读. 中国应用生理学杂志, 2015, 31 (4): 361-365.

18. Beaver WL, Wasserman K, Whipp BJ. A new method fordetecting the anaerobic threshold by gas exchange[J]. J ApplPhysiol, 1986, 60: 2020-2027.

19. Oudiz RJ1, Barst RJ, Hansen JE , et al. Cardiopulmonary exercisetesting and six-minute walk correlations in pulmonaryarterial hypertension[J]. Am J Cardiol, 2006 , 97(1): 123-126.

20. Behlouli H, Feldman DE, Ducharme A,et al. Identifyingrelative cut-off scores with neural networks for interpretationof the Minnesota Living with Heart Failure questionnaire[J].

Conf Proc IEEE Eng Med Biol Soc, 2009, 2009: 6242-6246.

21. 张振英, 高华, 曹倩, 等. 不同剂量培哚普利对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运动心肺功能的影响.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 电子版), 2013, 7(15): 156-159.

22. 卢志南,黄洁,孙兴国,等. 终末期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运动中摄氧通气效指标的临床应用[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5, 43(1): 44-50.

23. 卢志南,胡盛寿,孙兴国,等. 峰值氧耗量与NTproBNP和超声心动图评估慢性心衰患者的心功能[J]. 中

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5, 43(3): 206-211.

24. 赵青,柳志红,孙兴国等. 心肺运动试验评估慢性左心衰竭患者的运动能力[J]. 中国循环杂志,2011, 26(5):370-373.

25. S k a l s k i J , A l l i s o n T G , M i l l e r T D . T h e s a f e t y o fcardiopulmonary exercise testing in a population with highriskcardiovascular diseases[J]. Circulation, 2012, 126(21):

2465-2472.

26. Pack QR, Goel K, Lahr BD, et al. Participation in cardiacrehabilitation and survival after 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surgery: a community-based study[J]. Circulation, 2013,

128(6): 590-597.

27. Beauchamp A, Worcester M, Ng A, et al. Attendance at cardiacrehabilit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lower all-cause mortalityafter 14 years of follow-up[J]. Heart, 2013, 99(9): 620-

625.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中国应用生理杂志,2015,314doi10.13459/j.cnki.cjap.2015.04.019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刘艳玲
单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