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罪犯的人性----急诊医师值班日志之128
作者:宗建平[1] 
单位:浙江省宁波市第一医院[1]  
文章号:W116296  
2016/12/3 9:19:41    
文字大小: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沉积在我心底已经很久,一直不知道如何提笔写下这期日志,犹豫了很久了,最终还是决定与大家共同来探讨在医师前面这类特殊患者的人性。  几年前的一天,接到医院总值班的一个电话,一名罪犯为了自尽,把钢锯条插入气管内。病情危重,需要马上到医院抢救。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沉积在我心底已经很久,一直不知道如何提笔写下这期日志,犹豫了很久了,最终还是决定与大家共同来探讨在医师前面这类特殊患者的人性。

  几年前的一天,接到医院总值班的一个电话,一名罪犯为了自尽,把钢锯条插入气管内。病情危重,需要马上到医院抢救。在夜色的黑幕下,坐在出租车上,我的心情变得异常复杂,我的脑海时一直在想那是怎样一个亡命之徒,能把钢锯条插到气管内,一定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不由得想起电影《亡命之徒》里的一个个景头,脑海里也不断浮现各种亡命之徒狰狞的面目,越想越可怕,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患者,我们如何去面对?抢救时会不会再出现极端之举,会不会不好好配合?我真的没有把握,谁叫我们是医师,面对一个患者,面对一个生命我们有选择吗?

  到医院后,内镜室内已经灯火通明,内镜室护师已先期到达。或许自己想得过多,说实在也有点恐慌,不敢一下马上直接面对这个患者,先通过公安干警了解情况。原来患者为了自尽,想把一根钢锯条吞入食道和胃内,并用手拼命往里面插,钢锯条没有插入食管和胃里,恰插到气管里了,由于患者用力,部分钢锯条断在气管内,急送当地医院后,拍片发现有一段钢残留在气管内,情况十分危急。

(气管内取出的钢锯条)

  想把断在气管内的钢锯条从气管内取出无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气管内还在不断地出血。面对这样一位“勇敢”患者,这时最让我担心的问题倒不是患者能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因为能做出这样的“壮举”,说明他对痛苦的承受能力异于常人,我更关注的是患者能不能好好配合医师,如果不愿意好好合作,不但没有办法取出断在气管内的钢锯条的,可能会发生钢锯条刺破气管和大出血窒息等意外,风险极大。

  为了能顺利取出气管内的钢锯条,做好术前沟通是必需的。我忐忑不安,强装镇静,带着苦涩微笑走进了手术室。当第一眼与患者对视时,心里微微一震,他的目光没有我先前想象那么凶残,不像电影中的暴徒形象,是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但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似乎带着一种望盼,我的心情一下放松了许多,我给他详细介绍了这种操作及应注意的事项,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随着纤维支气管从鼻腔慢慢进入,从视频中见到患者的气道内有大量的鲜血不断地涌出,血块随时可能阻塞呼吸道,如果这时稍有操作不慎或患者因为难以承受这巨大的痛苦稍有一点挣扎,随时会出现意外,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患者在承受了这一切同时,一点没有反抗和挣扎,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努力,患者的气管内的钢锯条被顺利取了出来,这时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感谢这位特殊的患者,不能说这个患者是我这么多年来(共二百多例)用纤维支气管镜取异物中配合最好的一位,至少也是最好之一。这不是一般的半小时,是充满鲜血、痛苦和随时出现意外的“漫长”半个多小时,我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震惊,我肃然起敬,也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从这件事上,又让我回想起很多类似的特殊患者,多年来在抢救这类患者时,都是非常配合医师的,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我不想为他们解释什么,他们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底线,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我也不想探讨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这条道,因为我不是社会学家,但他们在医师前面永远是一个患者。在这些人中,在这些亡命徒中也有人性的一面,同样具有人之初性本善的人性,这又不得不让我想起四十年前著名作家钱钢在唐山大地震一书中笔下的罪犯。

  摘录唐山大地震一书的其中二段让我记忆很深。

  抢劫风潮

  ……

  慢慢地,一些人心中潜埋着的某种欲望开始释放。他们从废墟中把一包包的食品、衣物拿出来,不一会儿,又开始了第二趟,第三趟。他们的手开始伸向救急物品以外的商品。三五人,数十人,成百人……越来越多的人用越来越快的脚步在瓦砾上奔跑。每个人手中越来越大的包裹,对另一些人似乎都是极大的刺激。“快去!人家都在拿……”“快走!东西都快被拿光了!”“快拿呀……”唐山出现了一种疯狂的气氛。

  据目击者说,在药店的废墟上,有人在挖掘人参、鹿茸、天麻。在水产货栈的废墟上,有人捞到了海参、干贝、大虾。有人涌进了一个尚未倒塌的百货商店,争抢着手表、收音机、衣料……他们从那里推出了崭新的自行车,抬出了崭新的缝纫机。大街上匆匆奔行的人中,一个中年男子扛着成捆的毛毯,一个小伙子抱着大包的绒线,还有一个女人甚至扛着一箱电池!喧嚣的声浪中,人们的手已经不只是伸向国家的财产。有人亲眼看见一个老妇人在一具男尸前哭着:“我的儿啊!我的儿啊!”哭完,摘下男尸手上的表走了。不一会儿,她又出现在另一具男尸前面,又是泪,又是“我的儿啊”,又是摘去手表。就这样换着地方哭着,摘着,换了十几处地方,直到被人扭住。

  1976年8月3日,是唐山抢劫风潮发展到最高峰的日子。成群的郊区农民,赶着马车,开着手扶拖拉机,带着锄、镐、锤、锯……像淘金狂似地向唐山进发。有人边赶路边喊叫:“陡河水库决堤啦!陡河水下来啦!”当惊恐的人们逃散时,他们便开始洗劫那些还埋藏着财产的废墟。他们撬开箱子、柜子,首先寻找现款,继而寻找值钱的衣物。满载的手扶拖拉机在路上“突突”地冒着肮脏的烟,挤成一堆的骡马在互相尥蹶子;“淘金狂”叼着抢来的纸烟,喝着抢来的名酒,他们在这人欲横流的日子里进入了一种空前未有的罪恶状态。终于,当这一切进行到高潮时,街心传来了枪声。

……

  中国人民解放军唐山军分区的一份材料披露了如下数字:地震时期,唐山民兵共查获被哄抢的物资计有:粮食670400余斤,衣服67695件,布匹145915尺,手表1149块,干贝5180斤,现金16600元……材料称,被民兵抓捕的“犯罪分子”共计1800余人。人们也许宁愿忘掉这些丑恶的数字,就像唐山在地震后不曾有过这骚动的一周。和那数不胜数的无私的援助、崇高的克己、诚挚的友情相比,这些数字无疑是一种玷污。

看守所

……

  到处是黑魆魆的废墟,一片狼藉,一片凄凉。如果不是有子弹在天空中呼啸,人们甚至会以为看守所这铁桶般圈住的小小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不许越界!”负伤的哨兵仍在枪声中竭尽全力地吼叫。并没有忘记自己身份的囚犯们战战兢兢地立着,一步也不敢挪动。警戒线之外,几个看守人员正跌跌撞撞地奔来跑去,手忙脚乱地扒人、抬人。从看守所四周的另一世界中,终于越来越强烈地向这片特殊的世界送来一片呼救声。女人的叫喊,孩子的哭泣,像泛着泡沫的海浪,包围着、冲击着囚犯们站立的孤岛似的世界。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犯人群中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几个人像在窃窃议论什么,接着,有三个人你推我让地走向警戒线。沉默少顷,终于有一个人鼓足勇气朝看守人员喊了一声:“法官!”被喊作法官的看守人员,根本没听清那沙哑的颤抖的声音。“法官!!”三个人一起呼喊,这才引起注意。“你们要干什么?!”“大家推举我们,推举我们……来请求,能不能,能不能出去救人……”周围的呼救声更加凄惨和悲切了。看守人员和警卫部队立刻进行紧急磋商。这是一个特殊的情况。还能权衡什么呢?还有那么多人生死不明,救人是压倒一切的。而眼前就有一支强壮的救险队伍。犯人被编成了三组。“你们听着!”看守人员高声宣布纪律,“到外边,只许老老实实救人。这是你们赎罪的机会,谁要是想跑,就地镇压!”囚犯们入狱以来,第一次踏出了电网围成的警戒圈。这是一支在刺刀监视下的特殊的抢险队伍。

  带伤的军人押着带伤的囚犯,带伤的囚犯又在废墟上奋力抢救奄奄一息的普通人:首先是那些看守所的干部,干部家属;再往远处去就是小街小巷里的群众。囚犯们和所有在废墟上的救险者一样,手忙脚乱,焦灼万端。他们似乎都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们和所有的救援者一样,小心翼翼地抱出那些受伤的孩子,扶出那些吓呆了的老人。每当扒出遇难者的尸体,都忍不住发出轻轻的叹息。

  每当重复阅读这二段记实文学,感受很深,让我们看到了罪犯的另一面,看到了他们身上人性的良知。

  罪犯本身也是人,必须尊重每一个生命。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宗建平
单位:浙江省宁波市第一医院
简介:宗建平,男,急诊科主任,灾难医学全国委员,浙江省急诊医学分会付委,宁波主委,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委员。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