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人文医学 >> 正文

回归本源——传统中医诊治基础的关键词
作者:李辛[1] 
单位:上海自道精舍[1]  
文章号:W117329  
2017/2/5 13:18:53    
文字大小:

主 讲 人:李 辛文字校对:青莲  甘草·巴比  慧从卢溪  小木头  燮桾居士文字整理:庞贝之石 慈安 Jane 周慧 小米周 进树 灵枢子 蓝色玫瑰李辛老师:谢谢大家,谢谢针灸无国界和Natalie。很高兴能在这里分享我学中医的一些感受。今天讲的内容是我从一开始作为学生学习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的一些问题,后来通过跟老师学习,看古人的书,理解了其中一些重要的概念,我把它们归纳为一些基本的关键词,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

人:李

文字校对:青莲  甘草·巴比  慧从卢溪  小木头  燮桾居士

文字整理:庞贝之石 慈安 Jane 周慧 小米周 进树 灵枢子 蓝色玫瑰

李辛老师:谢谢大家,谢谢针灸无国界和Natalie。很高兴能在这里分享我学中医的一些感受。今天讲的内容是我从一开始作为学生学习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的一些问题,后来通过跟老师学习,看古人的书,理解了其中一些重要的概念,我把它们归纳为一些基本的关键词,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在大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开始发现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医生诊断是肝气虚,或者是肝血热,或者是肾气虚、肾里面有热,或者说是肝有湿热,但是其他脏器也同步有这些问题。

再比如,关于某个方子,不同时代不同医生的解释不一样,好像是互相冲突的。某个药或者某个穴位,有的医生会说这个药或者穴位是疏肝smooth the liver理气,或者是健脾reinforce the spleen。解释都是功能性的。

还有,在一个方子里,你会发现有的药往这个方向或往那个方向的,不同的药不同的方向,那么所有的药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会疑惑,到底它最主要的方向在哪里?

在中国,我们近代的医学教材是建立在功能和功效的基础上,而古代,其重点不在功效和治疗什么症状,而是说药势,药物在人体内部产生的能量的方向和力量的性质。

20131月,李辛老师应邀参加四年一期的欧洲传统医学年会,并在会上发言,与会者来自欧洲各地。

我在学得最混乱想要放弃的时候,碰到了我的第一个老师,他告诉我:你要忘掉所有学过的东西,也不要去考虑那些细节,先抓最基本的大方向。不管这个病医生怎么讲,不管这个方子医生怎么说,其实就是——虚、实、寒、热。

我们今天先讲这几个字:机、虚、实、开、阖、顺、逆、标、本。比如,我要往外走,但是Sylvie不让我出去,这叫逆。如果我要出去,Sylvie把门打开,这就叫顺。

后来我慢慢知道所有这些,它不是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而我们现代人都是建立在物质的、看得见的有形层次上讨论问题,但是中医其实是在能量和信息这个没有形状和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层次上讨论问题。

生命有它自己的规律,这个规律我们都知道,它跟天和地、跟星座,跟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关系的。整个世界像是一张很大的互联网,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节点,互相连接。所以,信息、能量和物质其实是一个东西,只是我们人为地把它割裂开。

当一个病人来找你的时候,他是在不同的层次,比如有的是手上破了,或者骨折了,这是非常清楚的物质层次,这个部分看西医,看现代医学很合适,因为中医治疗物质层次的外伤相对慢一些,你又很难找到念咒语就可以马上治好骨折的巫师。

有时候你会碰到另外一类的病人,比如说,一个女孩子怀孕三个月,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做完手术之后,她非常难过,哭了十天而且不能好转,到了晚上她又非常害怕,这种情况从流产手术结束后就开始,这是典型的能量和信息病。

我们可以从各种方面试着分析她的问题,比如首先是她受伤的子宫,在中医来看子宫受伤流产,她会kidney deficiency(肾虚),然后blood deficiency(血虚)。

但是她为什么那么害怕和难过呢?如果从心理分析说,因为你失去了一些东西,这是心理学的问题,也许她会满意这个解答然后回家,但是不是这样呢?

这个病人当时在包上挂了一个小娃娃,看到它我心里有些触动,我就问她,家里还有没有这样的小娃娃?她告诉我,家里有一百多个。

在我来看,虽然她在所有的层次都存在问题,但她有个核心的问题,这个也是我们所说的机,就是最关键的问题:她的神,她的spirit,跟这个被打掉的孩子的spirit连在一起了。

我们很多时候会突然很高兴,或突然很难过,或者突然产生一些想法,其实不一定是自己的想法,但是我们的意识会把它接受,会认为这就是我的,然后以这个外来的想法和情绪为基础,再按照我们长期的习惯,产生相应的反应和行为。

所以其实是她的神影响了她的气,然后影响了她的身体,而且这个神又跟某个灵界连在了一起。当她说家里有一百多个小娃娃的时候,我后背的毫毛都立起来了,觉得发冷。她家里的这些小娃娃,也是一个容器,也携带着这方面的力量,所有这些力量的叠加形成了她现在这么一个状态。

这个部分的内容,是属于早期中医里面,比如《黄帝内经》,在汉代以前关于神的那个部分,但是汉以后就比较少了。再后来的中医慢慢地就变成了从spirite body(灵性身体),然后开始到这个energy body(能量身体)这个层次。我们今天重点讲的是关于energy(能量)这个部分。

古代人眼中对于世界万物的理解和我们不同,我们现代人认为世界万物是有形状的,而且每一样东西是有边界的,我在这里,桌子在那里,我的手不可能伸到桌子里面去。但是在能量和信息的这个层次其实所有的东西都是一锅汤,都混在一起的,或就像交响乐一样。

所以其实是最里面的源头是像一个种子,是我们的神识,这个神识它在那里,然后从虚空当中这些能量开始过来聚会,聚会到一定时候,它开始变成有物质化的东西。

这里需要说一下关于神的部分。我们有先天的元神,也有后天的识神。现在很多现代人的病,其实是后天的识神,比如意识、教育和信息量等等太多的时候,干扰了先天的元神。

我碰到的一些病人,非常敏感,又不够稳定,容易受到现代社会过多的信息和各种能量的影响。这种情况,去医院检查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诊断,比如神经官能症、更年期、抑郁症,或者中医说是肝气郁结,心气虚……

对于这一类人来说,他如果能够早一点睡觉,晚上少用电脑,在自然的环境里多待一些时间,尽量少去地铁、商场这些人多杂乱的地方,让自己的神慢慢地平静下来,能量也会慢慢地收聚起来,然后一切都会好转。

所以,一个病人,他是病在神的层次,还是在能量的层次,还是在肉体的层次,要分清楚重点。现在有些人,他因为长时间玩游戏、上网,甚至吸毒,这些影响了神,才产生了后面能量和物质层面的问题。

我们能量的形成,下焦、中焦、上焦的能量合在一起,形成了全身的能量,不断地开阖。我们因为基于物质层面的理解,所以把它分为上、中、下三焦,还分为五脏,心在这里,肝在这里,好像都分开的。但是,在古代的中医眼中,没有上中下,也没有一个个独立的内脏,其实就是一团周流的能量。

比如,我们常说的肾虚,其实不是肾脏、腰部这里虚,或者小腹这里虚,其实是身体最深处的能量虚。

再比如,说到能量的运动,人体的能量是有一个总体的开阖方向的,这个最重要,具体肝气怎么走,肺气怎么走,这是第二位的。

比如,有的人,晚上会出很多很多的汗,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他身体里有过多的能量,不管是食物能量过多,还是湿热,还是有太多的思考……总之是有太多的能量,所以到了晚上,身体的能量跟着天地的能量一起往内部阖,内部的能量更多了,装不下了,溢出来了,汗是其中的一种表现。

中医的治疗,其实是恢复人体的正常状态,正常状态只有一种,异常状态有很多很多。

这些是中医里面最基本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的治疗,过于关注各种症状,然后试图去解决每一个不同的症状,让它平息,认为平息了这些令人不适的症状以后人体自然就正常了。

现在很多教材也重点介绍比如某个穴位或者某个药,它是治疗咳嗽,或者是治疗肺或肺经,或者治疗肝或肝经,这种有局限的解释和思考方式,容易让我们陷入一些细节,忘掉了人体的总体方向。

比如说,一些初学者在把脉问诊的时候,他会判断病人“心气虚”,然后在方子上加一个药或加一个穴位,等到一系列的判断下了之后,他加了很多药,出来一个很复杂的方子,但是这个方子的整体方向已经乱掉了。

这样的方子也许在解释上,在概念上会觉得很完整,所有的症状都顾到了,但是可能因为思路不清晰,大方向没有找准,病人吃下去效果不一定好。尤其是现代人的病,大多很复杂的,虚和实、寒和热都是夹杂在一起的。

我们下面讲一下传统的中医,它是怎么来完成这个辨证的过程,这个辨证过程跟我们现在的教科书其实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流行的辨证,就像我们的教科书一样,它是根据很多很多的症状去判断这个人是属于肝气虚还是肺气实,它其实是在已经混乱的结果当中去寻找它的原因,再做分析。

比如说,我们在中国会这么讨论:西医主要是在治标而不是治本,它处理的都是症状,我们中医是治本的。但是实际上,在我们大学阶段学到的东西,其实它治疗的还都不是本,它还是在治疗一个一个的病的状态,比如说肝气淤滞啊、心血瘀堵啊、肾气虚啊。它还是在治这个标,没有治本。

而在古代,传统中医,所有这些症状只是作为一个参考。它首先关注的是人体,每一个人他本来应该是什么么样的。比如,医生坐在这里,病人走进来。其实病人一进来,医生就知道他的神是定的还是震荡的。如果神的这个部分是混乱的,这个部分就是我们首先要治疗的了。

第二个部分,病人一进来,我们在座的每个医生都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属于虚或实。比如他是非常虚弱的,我们就能感觉到他里面的能量是低的,他基本的能量的架构是这样,那他所有的症状都是因为他的能量架构虚而逐渐形成的。所以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看到他肺气有点虚,脾气也有点不足,肾气还有点虚,因为肺气比较虚,所以那里有一些阻塞,有风寒湿,有痰堵在那里。但是这些都是结果不是原因,不是我们要治疗的。

人体最基本的能量的方向就是开和阖,所以人虚、能量不够的时候,当他需要开,比如白天,或者夏天,他能量不够,开不出来,他开不出来就意味着他的风寒湿就会停在某个地方,或者是表面没有能量,手会冷,肌肉也没有能量,或者开出来了,但里面没能量了,阖不住了,肚子或者脚就会冷。

然后呢,脏东西就会停在里面,会有咳嗽、过敏,或者便秘,或者寒湿停在肠胃产生腹泻,症状看起来完全不同,其实就是这一个问题,因为虚,他转不开,也阖不住。

刚才说的是一个倒霉蛋,他所有的部分都受到了影响。通常,比如说一天来了十个病人,可能这个人是他皮肤这个部分不能开,对于另外一个人呢可能是血的部分不能开。

我们的三个圆圈,下焦是最里边的,然后中焦,再是上焦,下焦有能量中焦才会有能量,上焦才会有能量,才会有卫气。

我在国内感觉到,最近几年的感冒跟以前的不一样,很少发现单纯的感冒。以前的感冒通常是下焦还有能量,中焦也有能量,只是有一些寒湿的邪气在表面,所以以前的感冒只要开一下就行了,很简单,可以拨火罐,可以扎针,可以拍打,可以喝生姜茶,可以跑步,用方子的话,可以用柴胡汤,也可以用桂枝汤,其实只要它的方向是开的,都会好。

如果你还能区别出每一个不同的方法,或者方子,或者是某一个穴位,它在开的细节上有什么不同,那当然是非常好的,但是第一重要的是——你得先知道他现在这个病的本质,身体是需要开还是需要阖。

现在的很多感冒是他下焦或者中焦没有能量了,然后身体本能就会阖,阖的过程其实是能量往里面收,所以邪气也在往里边走。所以重点不在于他是感冒、还是拉肚子、还是癌症,而是说他现在的能量在哪个阶段?

某些很严重的病人或者是老年病人在某一个阶段,比如因为天的变化,他最近的能量结构的相应变化,他内部有一些能量了,那个时候反而需要开,如果我们认为他很虚去补,可能就错了。

我们在治疗的时候要考虑人体此刻的能量是虚还是实,它需要的方向是开还是阖,还有因为能量的虚实和分布,决定了它能开到中焦肌肉这一层,还是可以开到上焦表面这一层。

有的人他需要开,但他只有这些能量,也有邪气,依靠他自己的能量,只能开到某个水平,但是如果我们用药或者用针来帮助他,或者是让他泡个脚、洗个桑拿,开到了某个更高的水平。或者没留意,开过了,开过了当然有问题,但是人体需要开,你帮它开,总比错误地帮它阖要好得多。

我说这个是因为现在中医的诊断和治疗,在宋以后发展得过于细了,常常容易忽略大方向。就像是我们现在觉得热,就需要选择薄衣服,觉得冷就需要选择厚衣服,但是我们现在考虑这件衣服因为这里有扣子有兜子,而没有考虑最基本的需求。

所以,当你在判断大方向的时候,要忘掉所有的中医叫这个病什么名字,西医叫它什么名字,有什么症状,有什么辨证的分型。

其实所有的疾病只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属于有能量的阶段,很好治。这个阶段即使不治它,只让他好好吃、好好睡、不乱来,或者针、药没有弄错方向,他自己就会好。比如很多慢性病患者,或者是小孩子,他其实有能量,他会出现发烧,有可能是他身体能量正在积攒,在把邪气排出来,它在打仗。

但是我们现在很多医生不了解这个背后的原因,尤其是西医,看见了症状,他会说这是个炎症,要赶紧消炎降温,输很多液体,这个治疗其实就是一个反方向。医生要了解此刻病人身体内部的能量格局,什么对它是顺,什么对它是逆,医生其实是不能随便来决定方向的,必须站在病人的基础上看他需要什么方向,再帮助他。

到了第二阶段,就有各种可能性了,很多病都属于第二阶段,下焦还有一点点能量,中焦比较差。这样的一种能量格局,在一百个人的身上,会表现出一百种症状和一百种五脏啊、气血啊种种变化,但是这个是基本的。

我们治疗的大方向,还是让他的神安定,然后,告诉他不要再损耗他下焦的方法,小心地吃药和食物,不要再给中焦添负担,然后需要一些时间,让他慢慢地能够阖,阖到一定时候,他才可能开出去,才可以把脏东西扔出去。至于用什么方法,包括西药,或者食疗,甚至心理治疗,只要能让他神定,然后下焦不再损坏,中焦能慢慢地起来,他就会好。

到第三个阶段,炉子里只剩下一点点火星了,就像冬天,房间里只有一个人,没有亮的灯,也没有暖气。身体没有能量的时候,你再扎针,想把这点点的能量调到哪里去呢?

他已经这样了,暂时什么都做不了,一不小心就把那一点火星给扑灭了。所以这个阶段如果你给他发汗,或者他拉肚子,或者下活血化瘀的药,就属于过犹不及。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连饭菜都消化不了。这个时候是我们要给他时间,帮他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转起来,就像很小心地把炉子里的火挑起来,然后再可以小心地加细柴火,把炉子重新烧起来。

现在的问题是,大多数的情况下,一个个很累很累的医生,累到脑袋都不清楚了,再看一个个很累很累的病人,也不去理解医生到底在说什么,然后三个月,六个月的吃药,结果症状没有好,然后学生们就在想他到底是肝气虚,还是肾气虚,还是心气虚,吃党参好,还是当归好,还是黄芪好……

其实人体只要有能量了,就会好。因为所有的症状产生,其实都是邪正斗争,所有的方向都是人体它有多少能量,它才能产生。

我在上海教中医课,给那些中医学院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者给想学中医的人,我常说,中医其实很简单,先忘掉那些复杂的东西,就像先搞清楚这个孩子渴还是不渴,要是渴,给他一杯水,要是不渴,让他去玩。

至于说合谷好,还是太冲好,还是外关好?这些了解了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你必须知道这些穴位对于这个病人来说是开还是阖,病人他是需要开还是需要阖?所以,当我们有很多很多症状的时候,在第一个阶段,并不是很严重,因为在中医来看,人体有能量,所以它在打仗。

很多所谓被中医或者西医声称已经治好的,因为没有症状,我们以为治好了,其实进入了第三个阶段。而有时候,病人的症状加重了,医生以为治得不对,其实是他在从第三个阶段,在往第二和第一个阶段前进。这就是我们一开始讲的势,就是发展的趋势。我们需要分清楚,他已经走在要回家的路上了,还是说离家越来越远了?

所以我们看病的时候,这个人进来神很定、思路很清晰,也比较放松,他的下焦还有。我就想,啊,没问题,他会自己好的,只要我不乱来就可以了。但有时候进来一个人他症状很轻微,但是他很强硬,精神也是这样的,下焦又没有了,那就要小心,即使是感冒也要小心。其实我们治疗的都是残局,没有下完的棋,我们要看他还有多少棋是没有下完的。要看他有没有车?有没有炮?还有没有兵?

所有的治疗是基于他本来已经有的资源,我们才可以去做我们想帮助的事。就是刚才讲过的内容,只要下焦、中焦有,身体自己就会开,开的时候可能会脸上长包,可能皮肤会过敏,可能会吐痰,可能会喉咙痛,可能有很多的症状,但是其实他正在变好,你需要治的不是这些痛,这些包,这些过敏,这些痰,其实是帮助他完成这个过程。但是,当他吐痰吐得太厉害,过敏太严重了,或者太痛的时候,你帮助控制一下,这个叫做“度”。但别忘了大方向,不能被这些症状迷惑了。

因为我们医生只能跟病人待十分钟,最多一个小时,会给他吃药,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通常,他们出了诊所,还是容易按照自己的习惯生活。

比如很多中年男人,他们肚子都很大,他们经商,或者坐办公室,每天都很累,打很多电话,握很多手,然后要喝酒,还要写很多文件,到了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可能脑袋已经不清楚了,或者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因为他的神,他的气都散在外面。然后年龄慢慢增大,他会有高血压、有高血脂,也会有脾虚、有肾虚、有水肿。

我们知道他需要阖,但是他下了班之后呢,才吃完饭或者还没有吃饭,他就去跑步机上面跑,或者吃完饭去桑拿,开过头了,所以很多人就这样猝死了。所以怎么教他们学会生活中的方向很重要。

做中医普及的时候,有时候,课下的学生会把你弄晕掉,他会问绿豆好还是红豆好?跑步好?还是打羽毛球好?静坐好还是瑜伽好?大家只要了解,所有的运动、所有的生活、所有的内容,其实就两个方向:开、阖。我们只要告诉他大方向,他可以自己去选择。

当人体在这样一个状态的时候,我们需要小心地让玻璃杯不要打破,不要再让里面的水晃出来,让它慢慢地阖、阖、阖……等下焦有了,他的中焦也开始顺利运转的时候,身体才会从肠子、从子宫、从肌肉、从皮肤排出这些淤积的毒素。在人体的能量没有让中下焦运转正常的时候,我们先去用各种方法通啊泄啊补啊,会效果不好或出现其它的问题。

等到能量渐渐充实到了上焦,然后身体上中下所有的能量都转通,像一个圆一样,所有内外的气脉,都有能量流动,才能把原来停在某处的脏东西转出去,才可以说真正治好了一个病人。但是,这对医生来说有难度,因为这不只是医生单方面能做到的。

那些非常敏感的人,比如练瑜伽的、打坐的、吃素的,或者宗教信仰很强烈的,还有小孩子和身体虚弱的人,他们就像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杯,肌肉也不是很结实,思想也不是很强大,所以,保护自己的力量不大,但是因为非常透明,可以接收到很多信息。

有很大一批被现代心理学界定的病人,其实他们心理没有病,只是因为他们太敏感,而稳定性不够。如果他们做一些肌肉的训练,动态的训练,帮助他们建立外在的肉体的保护层,这样,精神的保护层同时也会相应建立,然后打坐或瑜伽,这些能帮助他们能够分清楚他的想法、情绪和高兴不高兴这些反应,是自己产生的,还是接受到了外在的某些影响。然后这些病或者心理上的问题很快就会好转,但是,现在这些人受到过度的中医、西医和心理学的诊断和治疗,他们陷在“我有病”、“要治疗”的概念中。

我下面讲最后一点。

我们说了人体能量的格局和正邪斗争的大方向,关于虚和实、开和阖、顺和逆,按照《黄帝内经》的观点,通过三个方法可以明白这些。

第一个方法呢,通过读书,通过思考,通过逻辑去分析,望闻问切。

第二种是《黄帝内经》说的,人迎、寸口,或者三部九候,直接去感觉他的能量的象。《黄帝内经》有很多条文,在国内大学里面被认为是唯心主义,就把它给去掉了。

但要学好中医不能丢掉它,它说得很清楚,医生需要打坐,打坐的时候,你慢慢训练,把脉的时候,它说你的心要非常地虚静,原文是“持脉有道虚静为保”。那个时候,你像一个镜子,这个病人有什么问题,不是你想出来的,不是你看到的,它就在那里,你直接知道。

第三个方法,这一段是《黄帝内经·灵枢 九针十二原》。它说,粗心的医生关心的是有形的身体,那么好的医生,他会关注人的神;粗心的医生,会关注这些关节和穴位,经过训练的医生,会抓住变化的这个机。我们所说的这些关节,穴位,不能被看做是有形的皮肉筋骨,而是看不见的神和气、出和入的一个门。所以,我今天讲的重点就是这个东西。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李辛
单位:上海自道精舍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