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人文医学 >> 正文

放眼世界,看目前中医、西医之现状
~《中医药法》颁布感言(二)

作者:柴中元[1] 
单位:浙江绍兴上虞汉易堂[1]  
文章号:W117367  
2017-2-7 16:45:08    
文字大小:

二、目前中国的中医是世界上先进的医学中医、西医,谁先进、谁落后?谁科学、谁不科学?这只有通过对比,通过在总体上作大的对比,而不是在枝末上作局部的对比,才可得出结论。如上所述,中医已走出国门,出现了传入多个国家、影响不断扩大的态势。

二、目前中国的中医是世界上先进的医学

中医、西医,谁先进、谁落后?谁科学、谁不科学?这只有通过对比,通过在总体上作大的对比,而不是在枝末上作局部的对比,才可得出结论。如上所述,中医已走出国门,出现了传入多个国家、影响不断扩大的态势。国内中医,虽说在近现代因频受打击、排挤,发展缓慢,甚至可以说是出现了萎缩危象,但诚如俗话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国中医,毕竟历史久远,沉积深厚,所以说,即在现代科学日新月异、发展迅速的今天,仍没有哪一个国家,敢说可同我国比!我们放眼世界看,日本目前确实比任何一个国家都重视中医。就历史来说,彼确也是一个很早就受到汉文化熏陶的国家。我们知道,鉴真东渡后,中医逐渐传入日本,日本确实有过一段十分重视仲景学说的历史,不久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竟扬言说:“几年几十年之后,中医学要看我们的了。”

最近,甚至在我国,也出现了“中医在中国生根,在日本开花,在美国结果”的说法,我不知这是说“墙里开花墙外红”?是说历史?是说现状?还是说展望?章太炎研读《伤寒论》时,读了吉益东洞、汤本求真等人的一些书,确有过“我道东矣”之叹,但诚如岳老所说:“东医虽竟亦学南阳,一病终归是一方。那晓论治凭辨证,此中经义耐思量。”我同日人曾有过一次接触,感到他们缺乏汉文化的深厚底蕴,中医学水平,说得不客气点,其实二个字:很差。如他们搞的方剂辨证,放到我们的六经、脏腑、四层、三焦、八纲诸辨证方法中较优劣,决非上乘,实属下驷,价值不大,因为这毕竟是一种守株待兔法。基此认识,所以我在赴湖南讲学,讲“辨证方法、内容、要点谈”时,把它略去,未将其纳入于拙文中。

19866月,我作为特邀代表赴成都参加“中日中青年学术交流会”时还发觉,他们连中医外感学派,仲景之后,一源三歧,至明、清已形成为温热学派、瘟疫学派、绍派伤寒这样的大事都一无所知,始知彼既乏底蕴,又忽视发展,所以说,就算是汤本求真等人真已把《伤寒论》研究了个透,那也无非是达到了我国汉代的水平。殊不知中医学毕竟不是原地踏步,甚至今不如昔,而确是随着时代潮流在发展、在大踏步地向前进。

我根据自己数十年的临床经验,认为经方必须活用,如“喜悲伤欲哭”的脏躁症,仲景用甘麦大枣汤治疗。我认为此方有安慰剂样作用,也有一定的养心作用,但力弱。这类病人,在妇女更年期,时有所见。据自己的经验和理念,认为就人的生长壮老衰规律来说,是肾气自始至终在起主宰作用,而经绝期前后,乃是肾气由盛转衰之转折,这时的体质较亏之人,自调自控能力怯弱,阴阳平衡易于失调,时寒时热,症变多见,故我参考孙思邈“人年四十之后,宜常服补药佳”之说,常养心补肾结合运用,施之临床,感到辨证化裁,处方得当,酌情用药,学张洁古“拆旧屋造新房”,确可提高疗效。又如狐惑病,病人上医院,常挂三个号,看眼科,看五官科,看妇科,各科医生只有专科知识,不识此病,竟都因局部炎症而常用输液(加抗生素、激素)治疗,虽能抑制症状,其实根本无效,徒致药祸。曾有患者经人介绍来我处时,流着泪向我诉说:“眼科医生和五官科医生都已给我开了处方,要去配药挂盐水,还要去看妇科,盐水怎么挂?倒底听谁好?”我一看,告诉病人:“这病叫狐惑(西医称白塞氏征,说是免疫性疾病,但也不确定),你即使挂了西医内科号,即使医生识得此病,他也必然是用‘三素一汤’治,照这样处理,有弊无利,此可肯定。”这病仲景用甘草泻心汤,赤小豆当归散治疗,已提示了施治之大法,但使用不能对号入座,否则就背离了辨证论治之原则。

我尊古不泥,在经方基础上,分前、中、末三期论治,与扶正滋阴药斟酌使用,获效良好,不久即愈,后未复发。类此经历,益增进了我“一切要从实际出发、活用经方,才是中医正确发展之路”的信念。此案我撰文先刊于《光明中医》,后又收入《医林蜩鸣》中,今在此提及,是要强调:我国中医,在仲景之后,毕竟又历近2000年,有了长足的进展。当然,西方在文艺复兴之后,现代科技突飞猛进、发展很快,我们在新技术革命浪潮冲击下,想作弄潮儿,应有紧迫感。但相比之下,日人的那种自信,总是令人觉得,似是彼一种好说大话,已经成习的表现。这我在《温病求真.后记》中也谈起过。所以,有人说:“现在有许多人认为日本的中医要比中国的好,这当然是错误的。”我也一向持这个观点。当然,万事万物都处在不断变化之中。我国一些人为把中医变成西医、使出了种种手段,还在美其名曰中西医结合;日本却采取了西医执业必须先考中医基础理论过关这一招,来迫使西医学中医了,就这一现状说,我们对发展趋势应加注重,免使“我道东矣”,竟真的成为事实、成为结果。

总之,就我国现状来说,要振兴中医,虽百废待兴,但毕竟不是已一蹶不振,形象地说:“纵有百虫侵,依然是巨人。”就算说是痼疾欲起、势难速已,但总归仍处正邪争斗之局,我们只要培补正气,正胜邪自却。现形势已趋好转,虽说逢中必反者会在隐蔽战线继续使绊、作梗,但习近平总书记已作出了指示:“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作为中医,职无旁贷,应积极响应,朝这个方向,尽各自菲薄之力)所以我说,中医存亡,即再出危象,也不必怕,有共产党支持,中医绝对不会灭。

国外形势,现亦趋好,据《挽救中医》,出身于英、美两国的奥茵斯坦医学博士认为:中国医药学,无疑是世界医学的“明天”,他坚信中医药原理,将“成为今后世界医药学的指导。他的信念影响了英国和美国千千万万的人。”该书指出:“现行的卫生职能部门是不可能完成中医振兴的重任的,因为这已被历史证明。其执行的卫生路线首先是压制中医的,如医药法规的起草权、行政管理权等等,均表现出了对中医的圧制。就是在社会普遍呼吁中医之际,虽然政府的卫生职能部门发言人振振有词地反对取消中医,但在200612月,政府的卫生职能部门又下达了加强对执业医师执业地的督查,即如果医师不在注册的执业地行医,就视为非法行医……。”如果《中医药法》中“中医诊所超出备案范围开展医疗活动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中医医师超出注册的执业范围从事医疗活动的……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执业证书”、“诊所的诊疗范围……不得超出备案范围开展医疗活动。”“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促进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促进中西医结合”这些文字与《挽救中医》中的上述之类的文字连在一起看,恐怕许多中医仍会打寒噤。

该书中“近五十余年,消灭中医的行为由公开走向隐蔽,即从中西医结合为幌子进行消灭中医的勾当,这也欺骗了许多中国人。”“对中医实现‘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是美国洛克菲勒财团在1927年策划的旨在消灭中医,进而以美国的西医实现垄断中国医药行业的一个资本阴谋,即打着‘现代化’的旗号,行消灭中医之实。这个阴谋在今天可以说就要实现了。如果让洛氏消灭中医这个阴谋在中国实现,中国文化将失去最后的阵地,被美国人誉为‘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将不复存在。”等诸此之说的是非,我不想加以评论,我只想指出:以上引文,连在一起看,是明摆着的悖论。悖论存在,这是现实,只要正视现实,能“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促进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走“促进中西医结合”之路,向“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目标迈进,是不会有动辄罚款和吊销执业证书、没收违法所得之类之忧的。如不守法,无视现实,还以为是扁鹊所处的时代,甚至像治癌先驱郑文友那样,竟连“化疗是合法杀人”这样的话都敢说,我们若不吸取他被“捉起来关了30天”的教训,等重蹈覆辙时,就没后悔药可吃了。如果聪明些,反个方向走,洛克菲勒财团的红包,说不定今后像抛绣球似的还突然会抛到你身上呢!但不知到底有多少中医会愿意去这样做。

嵊州麻痘专科三代传人王大文,他治好了皮肤科专家治不好的皮肤病,而且病人化钱也不多,效果虽然好,但超出诊疗、执业范围了,这是明摆着的事。《中医药法》没颁布前发生的事肯定不会再追究,但颁布之后呢?

贾谦称“屡屡要替洋人消灭中医,或告诉洋人从哪些方面消灭中医”的人为汉奸,这话看似愤激,其实一针见血。潘德孚说:“西医以慈善的名义进入我国后,利用科学的名义排挤中医,但它掌握了管理权力,制定不利中医生存的法规。”这话我们怎么看?!

但近日网上有人把《中医药法》说成是埋葬中医之法,这个说法则很不妥当,因为《中医药法》主旨明确,旗帜鲜明,毕竟是为回击一些人联名签字,呼吁要立“取缔中医法”出来的法。当然,确也大有问题,故本文之撰作,企盼能供修改作参考。这或许有利于为起草者洗脱“已成为药业财团操纵之工具”之嫌疑。

我知道:说我国的中医是世界上先进的医学,不能光拿我国的中医和外国的中医比,而应将我国的中医去与世界各国的西医比。但这样一比,使我更加确信:我国中医确是世界上先进的医学。

毫无疑问,医学不是空头理论,必须讲究实用实效、要能解决问题。许多人只知道鲁迅说过一句愤激的话:“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这一问题拟另文专谈),殊不知鲁迅还说过这样一句话:“行之有效,即是科学。”就此而言,我说:医学如果只是查病寻病、查出问题后,没办法解决,或是把有病的地方去掉了,把人治残了、甚至治死了,这样的医学,就是穿上最迷人的“科学”外套,靠这炫耀惑人,又有什么用?就这一点看,只要还未成为药业集团操控的工具,还真不是人们所说的“穿白大褂的黑心人”,我想都不会否定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美尼尔氏、白塞氏、帕金森氏等综合征;乙肝、乙脑、非典等病毒性疾病;原发性高血压、慢性肾小球肾炎、红斑狼疮、再障性贫血、类风湿、糖尿病、艾滋病、白血病、癌症(这样的病名还可不断开下去)等一些临床中少见的和常见的疾病、甚至是连伤风感冒这样的小毛病,西医都感到无法可治。

明知无法可治,但是也在治,请看怎么治?“三素一汤”,已成常规。退热药、降压药、降糖药、止痛药、止吐药等药的使用,是否抑制了机体的抗病能力、是否破坏了机体的自调自控、是不是掩盖了症状、有无成瘾性,药物有无副作用?是否会导致菌群失调?不知道或不关注而泛施;手术、化疗、放疗等严重摧残病体的玉石俱焚式治疗,不计利弊大小,轻易使用,加速了病人死亡而不觉其非;不知己之乏术而轻言不治、轻易判定死期,动辄叫人签字,恐吓、摧垮病人正常的精神状态,有时甚至使病人心理上完全崩溃的医祸、药祸,不时可见。除了治疗手段的劣拙,再从医学理论上来看,西医的放血疗法、自身中毒论、病灶感染论、胸腺淋巴体质学说、胃冻冻疗法等一波又一波的谬误理论,经事实教训而知道了不科学之后,虽已逐一放弃,但付出的惨痛代价是:大批病人成了这些错误理论和无数药物的白老鼠而死去。正是触目惊心的残酷现实,才促使美国科技评估办公室对全国医疗安全进行了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80%~90%的传统医疗手段并没有科学的根据。”“美国另有一份统计资料指出:医源性、药源性疾病占患者总数的2/3。”

所以贾谦说:“劝告人们不要太相信‘科学’的现代医学,其许多理论还是假说,往往会被后人推翻;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他们是危险的。”上述一类铁定的事实已使一些西医先觉者纷纷成了现代医学的叛逆者,如门德尔松认识到“现代医学不仅仅对疾病没有多大疗效,而且还往往比疾病更危险。”之后,明文指出,说现代医学不是科学,是一种宗教。他还不无偏激地愤言:“如果90%以上的医生、医院、药物和医疗设备从地球上消失,那么这马上就会大大增进我们的健康。”他的这个说法,与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医生罢工时,病人死亡率下降,罢工时间越长,死亡率下降越明显这些调查报告确也相一致(1976年,哥伦比亚高堡塔市医生罢工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持类此观点的人在西方国家已很多,如美国哈定博士在上世时的调查结论也是“那些不治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潘德孚说美国每年因医疗事故死亡人数为8万,而“美国多年的越南战争,仅死亡5.8万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约翰·马森·古德医学博士也说:“现代医学杀死的人数,比战争、瘟疫和饥荒共同造成的死亡人数还要多。”法国科学院院长弗郎科伊斯·马根迪则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险,行医加速了病人的死亡。先生们,医学是一个高明的骗子。”这类话,我国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李约瑟博士说过的:“传统中医学是超越西医学范围的,内容丰富而最有条理、最有成效的医学科学。”这些话,搞医政的人想来应该都知道。上述一类调查报告、言论虽已频出,但国外一些识见局限,不了解中医的一部分西医,因噎废食,主张人生病后毋上医院,先观察,听凭自然力摆布。此则明显违背了“有病早治”原则,这就是美国大批病人,不再去可以报销的传统医院而纷纷跑到顺势疗法医院去看病的原因。诚如美·医学教授阿郎索·克拉克所说,有些医者尽管满腔热忱地做好事,却给病人造成了许多损害,甚至把许许多多人送进了坟墓。”也有些有良知的医生看到这点后,因自己理想的破灭,而又不知道这世上除了落后的不科学的西医,在东方,还有先进的科学的中医,竟选择了自杀。即此而言,振兴中医,推向国外,今后必将会成为华夏民族对全人类做出贡献之亮点!

1998年,美国哈佛医学院的调查报告也证明:现代医学的医疗能力不如替代性医疗(又称顺势医疗,即以中医药、针灸、气功、推拿为主的各种疗法。)但作为市场医学的美·传统医学,着眼于利,卧榻之旁不允他人酣睡,一向具有很强的排他性,正是为了医疗垄断,传统医学会成立后,通过排挤、打压、取缔、淘汰,曾一度把顺势疗法医院迫到了几乎消灭的地步,使之从22家只存下了2家,但优胜劣汰,毕竟是物竞天择之规律,顺势疗法医院虽一度败落到了看似火种欲熄的境地,但由于从现实中觉醒的美国人把生命看得比金钱更重,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情愿自掏腰包到不能报销的顺势疗法医院去看病,而不再去可以报销的传统医院去看病,于是就诊人数大逆转,使顺势疗法医院发展、壮大到了与传统医院相当的地步,这才有了1998年克林顿政府下的命令:“人们有自由选择任何一种医疗方法的权利。”从此之后,替代性医疗机构的费用报销解禁了,于是形势随之而变,“美国总统顾问方励培说,美国医院引进中医之后,住院的人数减少了一半,药费减少了一半。这个消息让美国人受到了鼓舞。”惜国内一些人对目前世界医学的发展已在向中医理论靠拢这一现状置若罔闻,仍逢中必反,想方设法,时时处处,不忘给中医使绊。同是华夏子孙,我真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迄今还要这样做!即使事关红包,就可没了良心?

樊代明说:“人类4000多种常见病,90%以上无药可治”,“7000多种罕见病,99%以上无药可治。”西医如此无能。中医疗效优越,可国内一些人至今无视这一基本事实,坚定不移地高举“中医科学化”、“中医现代化”这一洛克菲勒财团为垄断中国医药市场而打出的大旗,贬低中医,挤压中医,诋毁中医。(在医保日趋于成为国家财政不堪承受之重的历史条件下,这今后必将会成为我国政治家和药业财团的较量。有共产党领导,谁胜谁败?我已年逾古稀,可能看不到了,但年轻人可以拭目以待)。但这点我坚信不疑:中医绝不会垮!!

限于识见,以上只是些就手头所及、信手摭拾的言论,虽说仅仅反映了西方一部分人朦朦胧胧的觉醒,但至少可以从中获知,“中医比西医先进、科学”这一点已开始为洋人所认识。西方揭露现代医学医疗方法和理念落后的书,如雨后春笋,今已越来越多,我希望从事医政的人也能认地去看。

以上是从大的方面说了些概况。如将眼光转到具体疾病的治疗看,可举例子太多了,唯恐文繁,所以下面只能就人所瞩目的“非典”再来说一下:

《中医战略》的作者贾谦先生在《遵守自身发展规律,发挥中医药优势特色的政策研究》中说:SARS期间,全球平均病死率11%,中国内地为7%,台湾为27%,香港和新加坡为17%,因为中医的介入,SARS病死率大大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由于广州中医介入,最早最深,广州SARS病死率仅3.4%,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一院治疗48SARS病人,采用中医疗法治愈,始终未用呼吸机,创造了三个“零”的奇迹:零死亡、零转院、医务人员零感染。”从这一调查报告来看,中、西医治非典,治愈率悬殊,优劣十分明显。那么医疗费用呢?据赵霖先生说:2003年我们赴香港讲学时,了解到中国治疗‘非典’不仅效果好,没有副作用,而且每治愈一位患者,仅用2500~5000元人民币;但纯西医方法治疗‘非典’每个病人的医疗费用超过10万。”后果又如何?潘德孚说:“‘非典’被西医治愈后,因使用过激素类药物,患者都发现肺纤维化,而被中医治愈的,却都没有纤维化。”反差如此之大,先进、落后,朗若列眉,中优西劣,天差地别。此所以中医能使世卫组织刮目相看,能使世界瞩目。

    不久前,我应邀去卫校讲课的第一部分:“我看中医科学”,在《上海中医药报》连载发表后,嵊州一位92岁老中医王大文看后来信点赞的同时,给我转来的资料载:日本麻疹流行闹得动静很大、死了不少人,《钱江日报》上由新华社转发的消息中,有“此病无特效药”之说;又《浙江科技报》上有中国儿童发展中心教授宋光林的话:“水痘无特效药。”王老基于自己经验,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忿忿不平,他说我治过麻疹数万例,从未死过人,认为西医无能。麻疹、疟疾在60年代都是常见病,我当时虽出道不久,但也处理过不少,我按中医理论,常用西河柳、蝉衣等药透疹,对体弱者加党参、当归等药扶正内托,都能达到顺利透疹之目的,也从未死过一个人。王老的《中医麻疹诊疗》已出版,《中医痘科诊疗》亦已由北京古籍出版社在排印中,王老偌大年纪,还不惜耗费精力,撰文写书,我当引作榜样,从他信中,我也感受到了他对中医振兴的关心和对自己专业的热爱,觉得民间草译,确有藏龙卧虎,布衣忧国,其情可感,我由此而油然生敬,引为同志。联想到中医治癌先驱郑文友至歿没将经验传下来(我估计与他说“化疗是合法杀人”被关了三个月的生平遭遇有关),为中医后继乏人这事也深感担心。

为此,对“美国洛克菲勒财团在1927年为实现垄断中国医药市场策划的一个资本阴谋,即打着中医科学化、现代化的旗号为消灭中医而设置的陷阱”这事,我深感痛恨。可惜吕嘉戈说的“消灭中医的行为变得隐蔽起来。一般人从报纸上新闻上总认为中医是被重视的,然而却不知中医实际上在行政上、法律上是被压制的。”潘德孚说的:“认为是现在的就先进,是古代的就落后……在医学中就行不通,中医要现代化,就更错误。”“中医现代化带来了什么:医学能力降低,资源浪费,药源性疾病增加”。“西医先进科学治疗的后面,存在着非常不科学的后果。”这些话,似未引起医政部门的注重。所以中医现代化、科学化依然喊得震天响,今《中医药法》中都还有这样的提法,如果这正是一种“两头热,中间梗”的表现,也就怪不得有人愤言了。

又如猪流感、禽流感这类的外感病,能把它热炒到像是甲型传染病,甚至好像超过了鼠疫、霍乱似的,药业集团的这种本领真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以下事实,我们应该看清:甲流之类的外感病中医从来不以之为大病,但世卫组织三个专家在接受了贿赂之后,夸大其危险性,制造了恐慌,所以欧盟要立案调查;发生鸡瘟这类事一向就有,但大批屠杀埋葬,前所未见,飞禽又怎么办?;“非典”也是买通了世卫组织官员才将其危险性提高到了6级(已有人指出这是个世纪大骗局),接受达菲预防而死亡的人数,比禽流感病死的人还多,药业集团赚足了钱,工具们怎么拿红包,谁也说不清,但按功论赏这点是肯定的;中医治感冒、甲流这类外感病疗效明显优于西医,可“HN”一炒起来,卫生部门就规定,一切疑似病人都必须到发热门诊去看,如将这一规定改成只能去看中医的话,我看我国非典死亡率下降到远低于广东的3.4%以下完全有可能……这些事许多人都没有看穿,可看到了、看穿了,又能怎么办?!       

我有违庄子“无为事任”之告诫,看了《中医药法》,竟上这样的万言书,无非是亟盼习总书记的指示,能早日落实到实处。有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附言:中医振兴靠自强

我在《温病求真·后记》中就说过:“按照辩证法的观点,对事物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根本原因是在内部。”就外部环境来说,共产党支持中医,绝不含糊;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中央最高领导支持中医,态度明确;发展传统医药,早已写入宪法,这都是不争之史实、现实。在这样的客观形势之下,中医不能做阿斗,想振兴,须自强,要团结,应发声,要敢于向不符合党的中医政策的言行说不!一些反中医者违背党的大针方针,明知达不到目的也敢呼吁网上联名签字立《取谛中医法》。作为热爱自己专业的中医,明知将要颁布的《中医药法》中有许多不利中医、限卡中医的内容,为什么要顾虑、判断修改来不及,而默默?我希望倡议书中的建议能得到广大中医的支持!若能成功,纵说事小,利国利民,孰不为之!但求尽心,莫管结果。我之望也!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相关文章

所属病种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柴中元
单位:浙江绍兴上虞汉易堂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