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专家访谈 >> 正文

胡大一专访:无烟中国,健康中国
作者:媒体报道
单位:nodate[1]  
文章号:W125211  
2017/12/11 9:57:27    
文字大小:

  烟草严重危害人民健康。不控烟,慢病防控无望;不控烟,何谈健康中国?控烟工作任重道远。作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愿和大家一道,为推动控烟事业,愚公移山,挖山不止…… 吸烟是导致所有慢性疾病的共同因素  Q:您是2015年在中国控烟协会第5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国控烟协会会长的,到现在两年了,总体的感受是怎么样?觉得难干吗?   胡大一: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性格,不自暴自弃,不怨天尤人。

  烟草严重危害人民健康。不控烟,慢病防控无望;不控烟,何谈健康中国?控烟工作任重道远。作为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会长,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愿和大家一道,为推动控烟事业,愚公移山,挖山不止……


吸烟是导致所有慢性疾病的共同因素

  Q:您是2015年在中国控烟协会第5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国控烟协会会长的,到现在两年了,总体的感受是怎么样?觉得难干吗?


  胡大一: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性格,不自暴自弃,不怨天尤人。我是一个医生,知道对人们健康有益的事情一定是不好做的,所以就是靠坚韧的推进,靠积累。我对慢病的控制一直是高度重视的,也是医生当中相对较早关注烟草危害,包括各种类型的烟草制品,以及二手烟,他们是各种慢病的共同危险因素。


  Q:您是大概什么时候意识到,烟是所有慢病的共同致病因素?


  胡大一:我至少有将近20年为这个事情在奔波。早期虽然没有加入控烟协会,但是大家知道,我发起成立的长城会,始终在倡导无烟心内科、无烟心血管医生的工作,而且我很早就开展了中国心血管医生吸烟率的调查。全国的医生是将近一半吧,男医生吸烟。心血管医生,我们很早以前调查,大概三分之一多一点的男医生吸烟。


  当年在陈竺部长担任卫生部长的时候,也想推动一些控烟活动。我提的两个建议都被列进去了。一个是医院的病历,一定要问患者的吸烟史,而且应该记入病历,如果没有记入病历,为不合格病历,因为不合格病历会影响晋升,用这种能落地的措施,才能倒逼医生去做这件事。


  另外我们国家是很重视评比的,如果在医院等级评审中,把无烟医院纳入评比条件,能一票否决的话,我觉得对控烟是很好的事情。


  后来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总后勤部卫生部、武警部队后勤部联合发布《关于2011年起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的决定》,要求各级医疗机构建立首诊询问吸烟史制度,并将其纳入病历考核标;还要求2011年全国医疗系统全面禁烟。这两个措施是被纳入了。尽管没有真正很好地落地,但至少这个建议,我作为医生是思考了,而且也是跟政府沟通,想推动这个工作。


  现在的控烟形势非常好。在去年召开的全国卫生健康大会上,国家最高领导人讲过,要“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口号。第二个就是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今年“十九大”更强调了“健康中国”是国家富强的一个标识,“健康中国2030”是政府来推动落实这个战略的措施。这里面都有控烟的具体内容,这是一个事关战略和全局的事情。


  Q:健康工作整体的形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但是从控烟这一项工作来说,还是面对很多的困难,比如说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部全国性的公共场所无烟法规,烟包上没有健康警示图形,全民吸烟率一直的居高不下等,面对这些困难,您是怎么想的?


  胡大一:对于控烟面临的困难,我没觉得它值得奇怪或者是意外。这件事情从世界各地来看,都是需要一个相对的持久战,不是短时间能够看出效果的。你要坚持,坚持积累,就会在某一个时刻出现阶段性的突破。


  比如说,我在北京居住了将近半个世纪,我觉得有很多值得骄傲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无烟立法。现在首都机场实现了室内全面无烟,这是第一国门,全世界都很关注的。最近的国际正式承认中国的首都机场、上海机场是完全无烟的机场,在全世界并不是很多机场能做到,而在中国可以做到。


  我本人很早就跟首都机场沟通过,它关闭过吸烟室,后来又开了。2015年北京控烟立法以后,首都机场更有底气和信心把吸烟室关掉。而且在首都的示范下,上海这个控烟立法,协会付出了辛苦的努力,和媒体共同的合作,最终在京沪之间互动,大家保持了同样的高标准。同时深圳无烟法规升级,京沪深三个发达城市联手,这本身对推动全国立法,推动其他城市的立法都有很大的积极作用,包括无烟冬奥会,张家口也要无烟。


  我总觉得这个事情需要打持久战,不能因为持久,就不去做,还是要积极地凝聚正能量去推动。


  吸烟有害健康,吸烟带来疾病,包括疾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既是健康危害也是经济损失,事关精准扶贫的大计,这是很简单的常识。如果被短期部门利益遮盖了眼睛,就会忽略常识。犯的是常识性的错误,并不是这个事情有多难理解。


别让利益蒙蔽了双眼
吸烟有害健康,还会导致肺癌


  Q:您提到说,改变国家的政策是很难的,但是可以从城市先行,比如说健康城市绕不过无烟一条,没有这一条就称不上健康城市,现在国家在推这个。还有一个,中心城市建设,也必须把无烟的因素纳进来,这都是很聪明的策略。


  胡大一:因为昨天上午我参加郑州建设中心城市的会议,我是人才特使,这个过程中有机会和市委书记、市长、主管卫生的副市长、所有班子成员见面,因为建设中心城市是他们极大的机遇,所以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我在讲的过程当中,我是代表医生,觉得建设中心城市不能没有健康因素,而且健康城市无法绕掉公共场所无烟建设,绕不过的一个坎。


  Q:现在去国际上任何一个象点样的城市,都不敢想象公共场所不禁烟,都有这一条。


  胡大一:是的。“卫生城市”评选,可能绕掉这个无烟,实际上“文明城市”就应该不能绕了,但是他还是可能绕掉,最终到了“健康城市”,我想是绕不掉的。


  Q:现在的健康城市标准里面有这个吗,公共场所100%无烟?


  胡大一:有,这个肯定有。


要做为理想燃烧的医生


  Q:太好了。但是下午您提到一个让我印象比较深的事,就是您这么一个权威的医学专家,跟您来往的医生我相信也是水平很高的,他们对控烟依然会有一些误解,比如说觉得控烟会影响国防?


  胡大一:很多的医生就会说,影响经济发展,影响国防建设,军队靠烟草税。很多所谓很大的专家,你跟他谈控烟,他顺口不加思索,条件反射就说这些。所以真的要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和培训。


  Q:所以给人感觉是中国控烟任重道远,这么基础的知识,烟草有害健康,都没有达到一个特别好的共识。


  胡大一:我看了世界各国的情况,每一个国家的医生,都要把吸烟作为和医生的职业不匹配的、一种不文明、不道德行为,不但危害自己的健康,而且对公共健康起了极坏的反面作用。他们等于给烟草企业在做免费的广告。我觉得没有一个国家,能有将近一半的男医生在吸烟,这种情况下吸烟率不可能下降。


  像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医生,像美国的医生,都不可能公开吸烟。我在美国心脏学会会场上,绝对看不到任何一个美国医生吸烟,他在公共场所吸烟,他觉得有失一个医生的身份。


  Q:是否觉得非常丢脸?在中国却很常见。


  胡大一:我也不敢说他们绝对不吸烟,但是这么多美国学术界的朋友,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任何国际交流过程中,我真是没看见他们掏出过烟来。


  太常见了。包括我们现在有的医生,我自己北京的同学,跟我同岁,我跟他谈戒烟,他说“宁死不屈”。这是心外科医生,天天给人心脏搭桥的医生。你难道没看见吸烟对病人血管的危害吗?医生如果不改变自己,你怎么改变人类的健康,改变患者?因为医生对社会是一种健康的示范。有个人找我咨询,说他听一些中医跟他讲,他的耳朵有一条横沟,是一个得心肌梗死和心脏猝死的危险标志。因为他跟我说的时候正好是拿着烟来的。我说你危险肯定不在沟上,首先在你行动上,你不戒烟,天天喝酒,每天借口不运动,糖尿病控制不稳定,血压还凑合,这么一个状况。沟到不可怕,吸烟的行为非常可怕。


  Q:对,两年来您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事,当这个控烟协会的会长特别的棘手,虽然您克服了这么多的困难?


  胡大一:这段时间,实际上我接手前后,北京上海深圳相继实现全面无烟,出了一些好事,但是让我感到困难的事情,就是大家翘首期盼的国家公共场所控烟条例没有出来。这是这段时间很难做的。


  第二个我还做了一个事情,就是推动警示图形上烟包政策。比如中华烟,在香港澳门烟盒上都印着可怕的图形,警示烟草危害,在外国也印了。我们这里为什么不能上?我就发动了很多的人,包括控烟界的人士,包括呼吸科和其他医学界的专家,联手写了一个东西,交到了国务院相关领导的手里,领导也亲自批示了一段话,希望工信部认真考虑专家的呼吁和意见,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所以我这几年觉得比较难做的一些事,一个为公共场所无烟立法,本来是比较有希望的,因为北京上海深圳都通过了,没想象会这么难。我也相信警示图形上烟包,是最艰巨的任务之一。因为这一条是从根本上来减少烟草消费的,有了这个,烟草就不再成为婚丧嫁娶的必备东西了,因为它有这么多令人作呕的图片。而且对青少年,对所有吸烟的人,如果天天拿着这个东西看,那是最好的健康教育。


这是最好的健康教育
也是最艰巨的部分需长期去做


  Q:那我最后我要问的,前一阵咱们郑州发生一件很热的事,就是劝阻吸烟引发心脏病,我看了很多报道,大家都在纠结于杨帆医生是不是该劝,他俩到底说了什么等等。好像很少有人知道,去世的这个老先生之前就放了五个心脏支架,很有可能与他的吸烟行为有关,公众对于烟草危害的认识,特别吸烟对心脏健康的影响,这个认识程度非常低。


  胡大一:对,所以我就觉得,大家可能对吸烟导致肺癌,吸烟对呼吸系统的影响,相对比较清楚。你要做公众调查,大家都会想到肺,但是想到心脏的人相对就要少很多很多。但其实关系很密切。我们可以做很典型的实验,你吸一支烟,你很快能直观地看到,用无创的设备测定到,就是动脉内皮功能的障碍,动脉内皮是我们整个动脉血管的一个侧面,它虽然是细胞侧面,但是它有重要的功能,比如分泌一氧化碳,是强大的血管扩张剂,避免血管痉挛。而且它是一个屏障,保护血管的屏障。一旦烟草损坏了这个屏障,那就会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屏障没有了,血脂更容易在血管里堆积,所以从疾病的方式发展,烟草是从源头上就在起破坏作用。


  大家知道动脉粥样硬化,会导致心血管病、脑血管病与下肢动脉的坏死,导致截肢这个后果。它的启动,最早的启动就是血管内皮功能的损坏。屏障破坏了,才出现后续的一系列问题。一个是功能上的痉挛,和器质上出现的血脂、胆固醇的沉着,导致斑块、狭窄。


  为什么有的人听了我的话,比如一个企业家听了我的话能戒烟?他之前始终没有听明白,这个烟草到底是怎么来危害人的心脏血管的。就是说,如果我们把动脉粥样斑块——在这个动脉壁上积累越来越多的胆固醇,导致血管狭窄——如果把它比作一个火药库,那么烟草非常形象,它既是病变的启动,形成弹药库,又是促发急性事件的导火索,一下子点燃,引发心脏猝死的急性事件。


  这些知识我们以往传播不够,说得不够形象。比如像有个企业家,他说要是像您这么跟我说,我早就把烟戒了,原来只说吸烟不好,对心脏不好,没有讲清什么道理。如果你这么说,既是火药库,是个启动因素,又是个最后点燃炸药包的导火线,那我肯定,这个东西我不能吸。


  还有一个是inter heart研究,inter heart是50多个国家参与的一个国际性研究。很重要的研究发现是什么呢?就是大家发现,中青年发生心肌梗死和心脏猝死的原因排序,权重最大的是烟草。有些人还没来得及高血压,还没有来得及得糖尿病,但已经提前倒下了。


  Q:您刚才提到中国医生的吸烟率,在英国这个数据1988年的时候就只有10%了,就是人家20年前的数据都比我们现在的要更低,那我们一直说要帮助医生来控制吸烟,那能不能提供一些具体的建议或者策略来帮助他们?


  胡大一:帮助的事情,你光讲知识没用,医生肯定大多是同意烟草有害健康,他知道这个。但知道不等于有行动。人有很多侥幸心理,他看很多吸烟人,也活得比较长,也未必轮到我,所以很多医生存在侥幸心理。


  所以我倒觉得无烟科室,相比无烟城市、全国立法要稍微容易点,无烟科室,只要这个科主任不吸烟,那肯定都不吸烟。我一测试,只要有吸烟行为,我的研究室我就不录取。我就这么做的,你吸烟就别过来,我不要了,我不要吸烟的学生。


  有的科室主任不吸烟,看见你吸烟当时脸就变了,那你没法吸,整个科室都不敢吸;而另一个科室,因为主任吸烟,你不吸都得吸,天天大家一块吸。吸烟是个扎堆现象。如果一个单位的领导吸,肯定底下很大片。我觉得这可能是,这是我做的一个工作,无烟科室建设。我最近做的是把戒烟纳入到五个处方里,做心脏预防康复的。你做预防康复你必须知道戒烟,这个团队人很少吸烟,因为他投身于预防康复事业,他知道烟草在预防中绝对是一个最重要、需要控制的不健康行为。


  Q:胡老师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看到一个观点,过去我们一直把控烟工作的重点放在影响吸烟的人。


  胡大一:其实更多应该是影响不吸烟的人,特别是青少年。这个我们发现,我们的教育部门这个力度还是不够。最近我去美国心脏学会开会,我的研究生的孩子是中国人,他跟着父母到美国去,今年上的高中。他说放假回到中国,回到北京,到一些他过去上过的学校,看到很多初中高中学生,他的同龄人在吸烟。他就做了一个调查访谈,发现很多家长都不知道孩子有不健康的行为,在外面偷偷买烟抽。


你看他给我讲的一段话,《人民日报》的海外版上发了,这是孩子跟我讲的一段话:“在美国我上的高中里,吸烟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美国法律规定18岁以前是不准吸烟的,学校定期会有警犬来检查,校园里根本看不到烟的痕迹。”因为有法律,学校的老师才会重视,学生才会知道吸烟的严重性,所以立法是必不可少的事。我今年三月份展开了对中国青少年吸烟调查,我去到了中国五所高中调查了857名学生,其中一所高中有着惊人的12%的吸烟率。我组织采访了中国吸烟青少年和不吸烟青少年的家长。结果显示有些吸烟青少年的家长,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吸烟,有些知道不反对,并且赞同。这也让我更深一步地了解到,青少年吸烟的严重性。”


  Q:前一阵子郑州出了一个轰动全国的劝阻吸烟导致心脏病案,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胡大一:我觉得你可以说,郑州市目前没有公众场所无烟立法,你可以说这个人没有违法,可能只违反了电梯安全条例,但没有违法。但那位医生说他是不文明行为,这是非常对的。任何一个公众场所健康环境的构建,一个靠法律,它是个惩罚机制,另外需要公共舆论道德的监督。


  在中国吸烟并不犯罪,不像吸毒。但是你在公众场所,立法的地方是非法的,即便没有立法,它也是不文明行为。一个不吸烟的人,尤其医生,应该站出来,从社会文明、保护他人健康、保护自己健康的角度进行劝阻。


  他已经71岁,但仍然“在路上”。要在全社会营造远离烟草和有利于烟草控制的舆论氛围。要让公众知道,吸烟成瘾是一种病症,是一种慢性疾病。同时要大力宣传“被吸烟,我不干”理念,培养公众自觉劝阻违规吸烟行为。对在公共场所吸烟者,要勇敢站出来说“不”,减少二手烟危害。他表示,将把控烟作为一个新的学科,做好学科建设,并搭建好平台,建立控烟大数据库。他号召广大医生站在控烟的最前线,做控烟先锋和戒烟模范,发挥引领健康社会风气的正面示范作用。将进一步发挥协会优势,协助加快控烟法制建设步伐,推动控烟走上法治化管理的轨道。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