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专家访谈 >> 正文

郭伟专访:致力学科研究引领血管外科疾病治疗新革命
作者:文佳[1] 
单位:健康大视野杂志社[1]  
文章号:W126097  
2018/1/19 22:52:49    
文字大小:

  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的五年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优异成绩和快速发展。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的浪潮中,涌现了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资深的临床经验、朴素严谨的工作态度、勇于创新的管理理念,为人民健康做出贡献。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血管外科疾病谱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炎性、先天性血管疾病明显减少,而因动脉硬化引起的各部位动脉狭窄与闭塞、静脉返流和阻塞性疾病已经成为最常见的血管疾病。

  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的五年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优异成绩和快速发展。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的浪潮中,涌现了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资深的临床经验、朴素严谨的工作态度、勇于创新的管理理念,为人民健康做出贡献。


  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血管外科疾病谱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炎性、先天性血管疾病明显减少,而因动脉硬化引起的各部位动脉狭窄与闭塞、静脉返流和阻塞性疾病已经成为最常见的血管疾病。尽管诸如腹主动脉瘤等疾病发病率比白种人发病率更低,但由于高龄、吸烟、高血压、糖尿病、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等血管疾病高危因素的高发生率使我国主动脉夹层、动脉硬化闭塞症的发生率急剧上升。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也是存在大量血管疾病的重要因素。因此心血管疾病,近年来得到心血管病学领域专家们的广泛关注,他们在学术推广和临床诊疗方面不断做出着努力。


  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郭伟教授自1997年以来率先在国内开展腹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胸主动脉瘤的腔内修复术,以及复杂主动脉瘤与夹层的杂交手术;周围动脉狭窄或闭塞的腔内和杂交手术治疗,并荣获国家专利12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11项,同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还曾多次成为美国Veith、VIVA、SVS,欧洲LINC、CharingCross等大会的主持、讲者和协调人。组织和参与多项国际、国内大型流行病和临床多中心研究。为此,本期我们对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血管医学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血管器械分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郭伟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郭教授自1997年以来率先在国内开展腹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胸主动脉瘤的腔内修复术,以及复杂主动脉瘤与夹层的杂交手术;周围动脉狭窄或闭塞的腔内和杂交手术治疗,获得满意效果,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作为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血管医学专委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请您畅谈一下我国血管外科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郭伟教授:历经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中国血管外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的扩大、人才梯队的形成为学科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以下我主要从两个方面讲述:


  第一,中国血管外科疾病谱的变化为行业提出了新的需求。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血管外科疾病谱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炎性、先天性血管疾病明显减少,而因动脉硬化引起的各部位动脉狭窄与闭塞、静脉返流和阻塞性疾病已经成为最常见的血管疾病。尽管诸如腹主动脉瘤等疾病发病率比白种人发病率更低,但由于高龄、吸烟、高血压、糖尿病、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等血管疾病高危因素的高发生率使我国主动脉夹层、动脉硬化闭塞症的发生率急剧上升。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也是存在大量血管疾病的重要因素。动脉扩张与狭窄性疾病和静脉血栓与栓塞性疾病是目前影响国人健康的重要致命或致残性疾病,应当得到公众、医学界和政府等方面的足够重视。同时,这些变化也为学科建设、人才培养、药械发展、机制管理等方面提出了新的需求。这些需求也是近年来血管疾病从业人数迅猛成长、科研工作非常活跃的重要因素。


  第二,近年来我国血管外科临床与基础研究水平稳步上升。


  通过检索相关数据发现,近三年来中国血管外科疾病的基础研究SCI论文占世界同行业总数的10%以上,而临床研究SCI论文占世界同行业总数的7%。近十年来关于周围血管的专利申请数量也迅速攀升,2014年度已达320余项。我国近10年来国家自然资助的主动脉和外周血管疾病项目也逐步增多,尤其是近5年来科研经费投入翻两翻以上,而美国同期NIH资助的血管外科疾病研究经费近几年却呈现减少趋势,尽管资助经费体量存在很大差异,但中国动脉疾病立项增长势头可喜。上述这些数据都说明中国血管外科疾病科研水平在日益提高。中国正逐步形成一支关注血管外科疾病临床和科研的团队,这个团队不仅包括血管外科医生,也包括部分从事心内科、心外科、介入放射等其它类型的医生。


  但是,应当看到中国血管外科发展仍存在很大的挑战。数量上的增长并不代表学科具有强大的竞争力。未来血管外科应当更注重两方面问题。一是关于血管疾病的循证医学研究:医学是讲究证据的。证据是选择治疗策略的基础、是确定手术适应症的依据、是评估干预措施的指导、是确认费用负担的途径。小到一种技术、一件器材,大到一类疾病的发生发展状况都需要大量证据支持。我们发表的临床论文很多,但高证据水平的论文极其匮乏,而关于疾病流行病学研究几乎缺失。这些造成了我们目前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什么样的血管疾病、也没有自己的血管疾病诊制指南、更不知道中国需要配置多少血管外科医生来管理这些疾病。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证据,需要很长时间。但不做是永远没有机会的。二是关于血管器材的创新性研究。与其它学科一样,血管外科已经实现了从巨创向微创技术转变。以腔内技术为主的学科发展模式即推动了学科发展,也催生了一批从事血管腔内器材研发的企业。从整个医疗器材市场来讲下列信息值得关注:2005年我国医疗器械实现贸易顺差;2013年,我国市场规模超过300亿美元,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医疗器械市场;全球医疗器械占医药市场的42%,我国仅占15%;我国人均医疗器械6美元,而欧美各国的医疗器械人均费用100美元以上;全球前20位医疗器械公司中没有一家来自中国;在这些医疗器械中,心血管器械是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就血管疾病细分行业而言状况与此相似,主动脉扩张性疾病是国产器材占有率最高的疾病,其中胸主动脉国产器材占48%,腹主动脉国产器材占28%。而其它血管疾病国产器材占有率少之又少。在国家着力建立创新型社会、以创新实现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血管外科行业的器材发展不缺市场、不缺资金、不缺热情。而缺乏的是创意、工艺和机制。血管临床专家应主动承担器材创新的重任,因为临床专家最懂临床需求,同时涉及到创意、动物试验、临床试验等创新产品自概念到上市过程中的多个重要环节。搞好器材创新的关键环节也会极大促进原创性循证医学研究的发展。


  但是,医疗创新面临的实际问题是创新机制没有解决。企业-大学-医院之间的科研相互独立。企业对医院的要求仅为其开展动物及临床试验,忽略了医疗机构的临床需求及产品反馈。通常不重视多方合作转化先进技术的潜在价值。大学通常以基础研究为主,科研选题往往与实际工艺及产业化生产脱节。而医院由于繁重的临床工作,无法顾及或不重视产品创新,同时受医疗机构政策限制,创新动力不足。而解决这些机构科研脱节的核心问题是建立不同团队的合作,相信随着国家针对创新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实施,必将大大加速行业发展。围绕创新器材的基础、临床科研水平也一定会进入新的局面。中国血管外科的发展也将进入新的阶段。


  记者:“腹主动脉瘤”在人的腹腔内一旦瘤体破裂,人体内大量失血就会导致患者在短时间内猝死,但在目前,最常用的治疗方法是传统开放手术和腔内修复术,无法达到良好效果。为进一步搭建学术平台,提高我国广大心血管外科临床医师的整体诊疗水平,引领主动脉腔内修复技术的不断深入,解放军总医院举办了主动脉开窗技术国际培训班,作为培训班的主要负责人、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项开窗技术?以及2017年所举办的开窗技术国际培训班的具体情况。


  郭伟教授:腹主动脉瘤是人腹腔内的“不定时炸弹”,一旦瘤体破裂,人体内大量失血就会导致患者在短时间内猝死;但在目前,腹主动脉瘤最常用的治疗方法是传统开放手术和腔内修复术。腔内修复术使许多患有合并心、肺、肾等脏器疾病的不能耐受传统手术的高危患者获得了治愈机会,但对瘤体邻近内脏动脉、严重血管弯曲等病变,常规的腔内修复器材无法达到良好效果。


  腔内修复技术已经成为合适解剖的胸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腹主动脉瘤的常规治疗手段。但依然要发展开窗术和分支支架型血管,原因是腔内修复技术从原理上要求病变有充分的近端和远端锚定区,而很多主动脉瘤或主动脉夹层的病变却紧邻内脏动脉或者累及内脏动脉,这种病变是常规腔内修复技术的禁忌。发展开窗和分支支架型血管是为了腔内重建内脏动脉,从而解决复杂病变的锚定问题。


  2017年所举办的这次“开窗支架国际培训班”的学员,主要来自泰国的曼谷和宋卡。尽管在全球范围内常规开展腹主动脉瘤(AAA)开窗术的医疗中心并不多,但亚洲各个国家医生的学习热情却非常高涨,其原因在于: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血管性疾病都是严重威胁人们生命健康的主要疾病,也是现代社会最主要的居民死亡原因。


  动脉瘤作为血管疾病的代表性病种,其中67%为腹主动脉瘤。数据显示,对腹主动脉瘤患病人群进行必要的超声检查监测,可使10年内腹主动脉瘤的相关死亡风险至少降低50%,人群全因死亡率减少0.5%。继欧洲和北美大陆广泛推广对于65岁以下男性人群的腹主动脉瘤筛查和临床干预工作之后,亚洲国家的血管外科医师也在积极地呼吁政府的关注。


  世界上第一例开窗技术修复腹主动脉瘤的学者,就是亚洲地区的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医学院Jae Hyung Park教授,1996年他的文章发表在J Vasc Interv Radiol杂志上。在Jae Hyung Park教授首次报道的两个病例中,第一例在直筒支架型血管上做一个开窗用来保留粗大的肠系膜下动脉,而第二例在一分支支架型血管上做一开窗,用来保留一条低位的右肾动脉。此后,学界便相继有多篇文献发表,病例也越来越复杂。目前已经有了成熟的商业化器材,即Zenith开窗支架型血管。


  常规的开窗支架型血管的设计,一般包括开槽和开窗两种形式,而开窗又分“小开窗”和“大开窗”两种。大开窗主要用于保留粗大或变异的内脏动脉,由于支架金属丝横跨大开窗窗口,因此不能通过大开窗植入支架。


  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是在国内最早、也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个常规应用Zenith开窗支架型血管治疗近肾腹主动脉瘤的医疗机构。目前,本院血管外科中心已经完成了14例患者;这些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8.8岁,多数伴随有冠心病、高血压、肾功能不全、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等多种疾病。在这些病例中,该科室最常用的方式是肠系膜上动脉开槽和两个肾动脉开窗的设计,其技术成功率达到100%,Ⅰ型内漏率3个月3.6%。


  以上这些临床治疗情况充分证明,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在常规应用Zenith开窗支架型血管治疗近肾腹主动脉瘤领域,无疑是站在了学科的国内最前沿位置。因此,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把此项技术在国内、国际上普及开来,让更多的患者受益。这也是我们举办此类培训班的初衷。


  事实上,临床科研中还有非常规开窗支架型血管的设计,其按照不同解剖要求,可以同时四个开窗来保留腹腔动脉、肠系膜上动脉和双肾动脉。目前的非常规开窗支架型血管甚至可以用来处理一些罕见变异的血管,比如马蹄肾的变异肾动脉也可以通过开窗的技术得到重建。迄今为止,全球应用Zenith开窗技术治疗的腹主动脉瘤应在4000例左右。可以说这是Zenith开窗支架型血管在全世界的总体临床应用结果。


  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发展分支支架型血管呢?因为胸腹主动脉瘤累及到了内脏动脉,而这些内脏动脉的开口起源于瘤腔,用开窗支架型血管不能重建这些内脏动脉。


  多分支技术的原理是在支架型血管的主体上缝合多个分支,植入瘤体后,再将分支与内脏动脉桥接起来从而实现胸腹主动脉瘤的腔内修复。世界上第一例单分支支架型血管由Kanji Inoue教授于1996年首次报道,并用于重建左锁骨下动脉。1997年,Kanji Inoue教授再次发表了用单分支支架来重建腹腔干分支的报道。之后Chuter教授发明了多分支支架型血管用来同时重建腹腔动脉、肠系膜上动脉和肾动脉并取得了成功。截至目前,已有多分支支架型血管的商业化产品并在临床应用。虽然这种支架型血管结构复杂,但在操作过程中由于内脏动脉的血流一直得到灌注,因此操作过程中安全性得到了保障。分支支架型血管也用来重建髂内动脉,并同样存在商业化的产品。


  截止到2012年7月,共有234篇关于胸腹主动脉瘤腔内重建内脏动脉和髂动脉瘤腔内重建髂内动脉的研究。临床研究在10例以上的文章9篇,共387例;少于10例的病例报道21篇,共38例。总体手术成功率在94%至100%之间;30天内死亡率在为0;30天后死亡率在4%至7.17%之间;内漏比率为4%到12.5%;分支血管通畅率在89%至98.4%;内脏动脉缺血从零到10.6%;二次干预率为0%;且随访时间均在一年以上。


  记者:您曾提出腹主动脉瘤开窗术,引领了主动脉疾病治疗新革命。作为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请您谈一谈腹主动脉瘤开窗术和分支支架型血管在国内的推广普及方面的情况。


  郭伟教授:首先,单纯地从技术上而言,尽管这一领域尚存在一定的学习曲线,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其次,在现实中该技术的主要推广障碍是开窗支架需要到澳大利亚去定制,定制周期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很多患者因为不了解远期的临床获益或风险,而选择了短平快的其他方案和术式;第三,开展应用开窗支架型血管治疗近肾腹主动脉瘤的医疗中心,也需要在相关设备上予以保障,不能因为手术量还没有达到一定规模而因陋就简。


  事实上,就总体而言,当前国内外的开窗和分支技术仍处于临床初步阶段,临床病例数还不够多,时间也不够长,产品还需进一步改进,并发症也需严格控制。站在为患者谋求长期获益的角度讲,套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我们都需要‘且行且珍惜’。但是,开窗技术和分支技术可以通过完全腔内技术来重建内脏动脉和和髂内动脉。因此,将这种技术誉为主动脉腔内修复技术的又一次革命,是不算过分的。


  记者:郭教授长期致力于血管外科方面的科学研究及临床治疗,凭借您多年从医经验,请您简单介绍下腔内重建主动脉分支血管技术在临床上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郭伟教授:主动脉腔内修复技术,到目前已经有将近30年的历史。在这30年里,从最初的简单病变,到后来的复杂病变,再到目前更具有挑战性的解剖。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也是在不断改写手术适应症的过程。而且在最近的十几年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分支血管腔内重建问题,这个话题表现在髂内动脉重建,内脏动脉重建,主动脉弓分支动脉重建,以及未来关于冠状动脉的重建。这是一个历史的画卷,而这个历史的画卷,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而腔内重建分支血管就是这个画卷上最光彩的华章,最耀眼的明珠,我对这个非常感兴趣。


  但是现在腔内重建分支动脉存在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器材研发不足。不同部位的分支血管重建需要不同的器材,尽管近十几年来已经发现了一些新产品,但与临床需要还相差甚远;第二个问题是基于新器械的循证医学证据还相差甚远;第三个是器材在手术治疗过程中的技术难度比较高,使器材的普及遇到了很大的难度。尽管问题很多,但前景光明。未来一定会有更简化的器械,更好的技术,更有利于医师学习的技术问世,最终让更多的患者获益。


  记者:据了解,中国血管论坛暨2017年国家继续教育学习班于2017年11月2至5日在北京召开。作为大会主席,请您谈一谈今年大会的亮点和特色有哪些?此次会议的举办,对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重要意义?


  郭伟教授:今年大会主要有以下亮点:一是规模扩大了,主要体现在会场数量的增加,往届会议一般是三个会场,今年增加到五个。从目前的报名数据来看,今年参会的人数比往年多,且踊跃参加的专家也更多了;二是学术内容更具深度,主要体现在参会专家们将学术内容拆分成更详细的报告进行汇报。会场和内容的增加,使CEC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盛会,以最好的面貌去迎接具有纪念意义的CEC十年盛典。三是更加的国际化,CEC历来重视国际化的交流,今年的CEC大会比较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理念。我们从2011年开始涉足海外专场,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CEC会议已经与LINC、VIVA、CLI Global Association、SVS、NCVH、Charing Cross、ISES等国际知名大会或学术机构达成共识,决定开展深入合作。美国SVS现任主席、候任主席、上述各大国际著名大会主席和共同主席前来参会。会议设置7个国外分会场,有众多国外专家参与到今年的CEC会议讲题之中。同时也迎来了众多来自港澳台亚太等地区的专家参与。四是今年CEC大会的形式更加多样化了。表现在比原来增加了海报论坛、快报论坛、研究生论坛、转化医学论坛和临床技能大赛。从不同层面增强了医生的训练内容。


  目前2017年CEC会议的筹办工作进展十分顺利,每个月都会例行召开一次工作组沟通会议,沟通讨论内容包括场馆的预定、课题的设计规划与实施,以及媒体的宣传工作等等,所有内容都在按计划逐一推进中。我们计划将在9月底完成所有学术框架和日程制定工作。


  关于举办CEC会议对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意义,我个人觉得CEC会议从开始就做了一个很好的定位——使之成为初级医生的课堂;中级医生的阶梯;著名专家的舞台;提供国际信息的渠道;循证医学的起点。这是在第一年就提出来的,也是现在一直在践行的。回首十年CEC会议历程,我们能感觉到它对整个学科发展的推动,做出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对学科人才培养与团队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对于CEC品牌的国际化发展,您认为需要做哪些工作?以及未来发展方向。 


  郭伟教授:CEC首先要走好民族化道路,但同时应当强调国际化发展。因为信息技术是无国界的。国际化发展主要体现在讲题内容的国际化、演讲专家的国际化和听众的国际化。在会议主题涉及上我们一直是按国际化路线走的,学术信息多能体现该话题的国际发展状况。在专家和听众的国际化方面,未来CEC将进一步拓展,妥善处理信息沟通障碍的矛盾。使CEC成为连接中西医学交流的纽带。


  CEC最初设计理念非常清楚,就是致力于打造规范的血管病医生继续教育的平台。一是规范,二是血管疾病,三是继续教育。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实现以下功能:成为我国年轻医生学习的课堂;成为中级医生成长的阶梯;成为顶级专家传播知识的舞台。但未来CEC将向更深、更宽、更高处发展。我们一直强调CEC的创新和发展,是因为血管疾病不仅仅指腔内治疗这一方面热点,而是包括整个血管疾病防、控、诊、治多方面内容。要真正认识到掌控血管疾病需要对发病原因、表现形式、各种脏器和治疗手段等进行综合研究。所以未来CEC发展趋势应该要能体现一个整体的概念。除此之外,组织上将更关注把各个学科的专家或者听众汇聚在一起来,让更多人受益。最后,我需要强调的是,尽管CEC是三家单位发起构建的这个平台,但是CEC是属于全中国血管病医生和专家的,他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我们愿意把CEC做成一个所有从事血管疾病临床与科研医务工作者的学术盛会,做成一个培养中国血管疾病专业医生的摇篮和展示中华血管病专家医疗水平的窗口,这是我们未来长期的工作。


  记者:随着微创时代的创新加速了学科发展的进程,不断推进了中国血管外科学科建设的向前发展。作为“血管创新论坛”大会主席,请您简单谈一谈,您对我国血管外科治疗工作的深刻体会。


  郭伟教授:创新永远是学科发展的原动力。我们国家的血管外科历经几代人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很重要的就是大家从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方面结合学科发展添加了创新元素。微创时代的创新加速了学科发展的进程,现今的中国血管外科展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但繁荣背后我们应理性地看到我们的隐忧,那就是创新器械研发与证据研究与国外相距甚远,而这些都是学科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而推动器械创新和循证医学研究已经超出了临床医学的范畴,它涉及到医学、工程、材料、工艺、投资、政策等多个行业,多个学科。是不能通过医生专业培训会议来解决的,而是应当通过企业间的大融合来解决的。


  因此我们成立了“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血管器械分会” 和“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血管医学专业委员会”,分别关注“器械研发”和“循证医学研究”,两者是密不可分的。我们举办的“血管创新论坛”就是尝试整合资源,把一项器材从创意到临床整个过程中不同行业的专业人员连接起来,加速我国血管疾病的治疗过程中的创新历程,解决了器材和证据问题,就解决了学科发展的瓶颈问题。


  记者:据了解,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是全军血管外科中心,属于北京市重点学科,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特别是血管外科在学科建设中秉承“军地两用”的五大发展理念,作为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请您详细畅谈一下,本科室近年来在学科建设和学术进展方面所取得的成效?以及对科室未来的发展有着怎样的构想计划?


  郭伟教授: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是全军血管外科中心,属于北京市重点学科,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自上世纪50年代起,该科在解放军总医院外科陆维善教授、温赞名教授、张国华教授、顾卓云教授、周礼明教授、梁法启教授等的带领下,建立了血管外科手术规范,为血管外科的成立打下了扎实的基础。现在的血管外科于2005年6月正式成立,2008年在医院里拥有了独立病区,目前设有两个病区,56张床位。科室人员均硕士以上学历,学科目前拥有先进的一站式杂交手术室、无创血管检查室和专业实验室。


  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以主动脉疾病的微创腔内治疗作为学科临床发展的主攻方向。1994年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微创腔内修复术治疗主动脉瘤的实验研究工作;1997年率先在国内成功开展腹主动脉瘤的腔内治疗,并逐渐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主动脉腔内治疗方案;2011年率先在国内成功开展开窗技术治疗腹主动脉瘤,2012年率先在国际上开展腔内转流辅助主动脉弓原位开窗重建主动脉弓。至2012年底,本学科已完成超过1500例主动脉瘤和B型主动脉夹层的腔内治疗,治疗例数位居国际单中心的前列。主动脉及周围血管的腔内治疗工作获得2012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06年北京市科学技术成果一等奖,2010年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近年来,本院血管外科承担了科技部和原卫生部行业大型临床科研项目立项工作,获得了包括国家级课题在内的各级基金项目19项;近5年来,本科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单位发表论文80余篇,其中SCI论文20篇,单篇最高影响因子3.37分,累计影响因子36分,主编专著2部,主译了包括被誉为国际血管外科“圣经”的卢瑟福血管外科学在内的译著2部,参编专著7部,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和新型专利10余项。


  本院血管外科还积极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提升学科的学术地位,我也被国际著名血管外科会议(VIVA、Charing Cross、Vieth、LINC)邀请为大会主席团成员。由于我们学科在血管腔内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自2009年起每年被LINC大会指定为中国现场手术直播单位。2008年,我们学科发起主办的“中国血管论坛”,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专业学术盛会,参会人数突破1400人;创办国际“主动脉腔内修复高级课程”,已培训南美5个国家100余名高级血管外科医生;创办“下肢动脉沙龙”和“下肢静脉沙龙”,目前已成为国内下肢血管疾病集规范化治疗培训和科普教育为一体的专业平台。


  我们学科始终坚持“国际视角·中国特色·军地两用·平战结合·服务临床”的五大发展思想,在国际上,与美国麻省总医院、哈佛医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加州大学戴维斯医学中心、马萨诸塞州牛顿-维尔利兹医院,阿尔巴尼医学院等国际著名血管中心建立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平台;在国内,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北京大学生理系、清华大学化工系、北京工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研究所等高校和科研机构,形成了创新战略伙伴关系。我们学科的最终目标是建立起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血管外科临床和研究中心,在医疗、科研、教学、保健等方面做出更高水平的工作。


  从我们本科室的情况来讲,解放军总院的血管外科是因血管微创腔内技术的推广应用而成立,因血管微创技术的发展而发展。近十几年来,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不仅在伴随着CEC成长,更重要的是也随着微创血管腔内技术的成长而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在临床技术上越来越成熟,在科研能力上越来越强大,在会议的策划举办上越来越娴熟,在国内外学术交流上也越来越顺畅。如果要说我们最突出的成绩,我觉得是我们的团队越来越国际化,我们可以连续八年把我们的手术操作直播到国外学术大会上,把我们的成绩展现在国际发言中,把我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的国际刊物上,这些足以体现一个团队的整体实力的提高。


  未来科室发展的构想是加速学科国际化进程。尤其是加强科研能力,内容和成果的国际化。我们正在从基础研究、临床科研和转化医学三方面向前推进。我们将努力完成以上工作目标,为促进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贡献我们的力量!

 

  人物简介


  郭伟: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全军血管外科中心主任,解放军医学院、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博士生(后)导师。长期从事血管疾病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是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血管医学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血管器械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血管外科及生物工程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学会血管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海医会血管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医促会血管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血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科技部科研课题评审专家、北京市医学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军队高科技拔尖人才和科技新星。是美国《Journal of Endovascular therapy》杂志、美国《Annal vascular sugery》杂志、《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中华医学杂志》、《中华外科杂志》、《中华生物医学工程杂志》、《中华普通外科杂志》、《中华老年医学杂志》等10余种杂志编委。近年来发表论著210余篇,其中多篇论文分别发表在《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European Journal of Vascular a n d Endovascular Surgery》等国际著名杂志上。主编《腔内血管外科学》、《主动脉瘤及夹层的腔内修复术》、《血管疾病腔内治疗系列手术》。主译《血管和腔内血管外科学精要》、《卢瑟福血管外科学》。参编著作8部。获国家专利12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11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北京市科技成果一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1项。自1997年以来率先在国内开展腹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胸主动脉瘤的腔内修复术;率先开展复杂主动脉瘤与夹层的杂交手术;周围动脉狭窄或闭塞的腔内和杂交手术治疗等。2008年以来连续6年应邀为著名LINC大会(德国)手术直播,为南美CICE大会做现场手术直播。多次成为美国Veith、VIVA、SVS,欧洲LINC、CharingCross等大会的主持、讲者和协调人。组织和参与多项国际、国内大型流行病和临床多中心研究。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郭伟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
简介:郭 伟 解放军总医院血管外科 全军血管外科中心 主任、教授 解放军总医院 清华大学 南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