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普伐他汀对不同子痫前期样模型小鼠 sFlt‐1、PlGF、VEGF表达的影响
作者:向欠欠[1] 杨孜[1] 淮静[1] 王广娇[1] 
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1]  
文章号:W139350  
2019/10/18 17:27:49    
文字大小:

目的  研究不同子痫前期(PE)样模型小鼠中普伐他汀(Pra)对可溶性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1(sFlt‐1)、胎盘生长因子(Pl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不同作用。

目的

  研究不同子痫前期(PE)样模型小鼠中普伐他汀(Pra)对可溶性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1(sFlt‐1)、胎盘生长因子(Pl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不同作用。


方法

  采用C57BL/6J小鼠皮下注射亚硝基左旋精氨酸甲酯(L‐NAME)或腹腔内注射脂多糖(LPS)建立2种PE样小鼠模型,同期注射生理盐水为正常对照;再分别于妊娠第8天始每天Pra灌胃(L‐NAME+Pra组、LPS+Pra组、正常+Pra组)或生理盐水灌胃(L‐NAME+生理盐水组、LPS+生理盐水组、正常+生理盐水组)。于妊娠第18天时收集6组孕鼠的肝脏、胎盘组织及血液,通过ELISA、蛋白印迹法、实时荧光定量PCR技术,比较sFlt‐1、PlGF及VEGF在各组孕鼠肝脏、胎盘组织及血清中的表达情况。


结果

  (1)ELISA的结果L‐NAME+Pra组孕鼠血清中VEGF[分别为205.70±3.43、154.60±2.31]、PlGF[分别为131.50±3.75、101.50±4.31]的水平较L‐NAME+生理盐水组均明显上升(P 均<0.05);LPS+Pra组孕鼠血清中VEGF[分别为202.30±4.90、144.50±6.71]、PlGF[分别为121.50±3.86、95.41±4.08]的水平较LPS+生理盐水组均明显上升(P均<0.05)。LPS+Pra组孕鼠较LPS+生理盐水组、L‐NAME+Pra组孕鼠较L‐NAME+生理盐水组的血清sFlt‐1[分别为3.01±0.50、776.60±80.06;2.60±0.06、583.70±9.83],水平分别比较,均明显下降(P 均<0.05)。(2)蛋白印迹法结果:L‐NAME+Pra组孕鼠的肝脏组织PlGF[分别为1.34±0.12、0.66±0.14]、VEGF[分别为1.34±0.12、0.66±0.14]蛋白的表达水平均明显高于L‐NAME+生理盐水组(P均<0.05);L‐NAME+Pra组孕鼠胎盘的PlGF和VEGF蛋白表达水平与L‐NAME+生理盐水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均>0.05);LPS+Pra组孕鼠的胎盘及肝脏组织的PlGF、VEGF蛋白的表达水平与LPS+生理盐水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均>0.05)。(3)实时荧光定量PCR技术结果:L‐NAME+Pra组孕鼠胎盘及肝脏组织中的PlGF mRNA、VEGF mRNA的表达水平与L‐NAME+生理盐水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LPS+Pra组孕鼠胎盘及肝脏组织的PlGF mRNA及VEGF mRNA的表达水平分别与LPS+生理盐水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均>0.05)。


结论

  Pra对不同PE模型样小鼠的血管内皮功能有不同的调节作用,不同的PE样变化存在不同的发病机制和通路。


讨论

  目前已经认识到PE‐子痫综合征的性质,无论是人和动物的研究都揭示了不同发病者存在不同的发病机制或通路问题[13]。目前,更多的研究认为,促血管生成因子和抗血管生成因子之间的系统失衡和(或)胎盘血管生成失衡,是PE发生、发展的关键因素[14-15]。本研究采用LPS及L‐NAME诱导建立了不同的PE样小鼠模型,通过并行研究不同PE样小鼠模型中Pra对孕鼠血清、肝脏及胎盘组织中sFlt‐1、PlGF、VEGF的不同作用,从血管生成平衡影响方面进一步揭示PE发病的多因素‐多机制‐多通路现象,提示临床处理和干预更需要从多方面因素考虑问题。


一、Pra通过改善血管内皮功能防治PE

  1. Pra重塑血管生成平衡:Pra为他汀类降脂药,在PE的预防和治疗中,Pra展现出防治PE的良好潜能[10]。一些研究发现,Pra能够重塑血管生成平衡,上调PlGF水平且降低sFlt‐1水平,改善PE小鼠模型的高血压、蛋白尿情况。另有研究报道,在sFlt‐1诱导的PE样小鼠模型中,Pra具有缓解PE样临床表现的作用,其机制可能与调节血管内皮生长平衡相关,但具体的作用机制及通路仍不明确[16‐19]。Bauer等[18]在减少子宫血液供应的PE样大鼠模型中发现,血循环中sFlt‐1水平升高、PlGF水平降低;在Pra组大鼠中,可观察到sFlt‐1水平下降与PlGF水平升高,Pra可调节sFlt‐1/PlGF平衡。Singh等[20]采用补体C1q缺陷的孕鼠模型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Kumasawa等[19]通过转基因技术,在慢病毒介导的胎盘特异性表达sFlt‐1的PE样小鼠中,观察到Pra组小鼠sFlt‐1水平下降、PlGF水平升高;Pra可以重塑血管生成平衡,调节血管生成因子,有效改善血管内皮细胞的功能,但其调节过程可能由多种分子途径介导完成[19-20]。


  2. sFlt‐1、VEGF、PlGF 在PE 发病机制中的作用:PE的确切病因尚不清楚,其基本病理特征是母体全身血管内皮功能障碍;促血管生成因子(VEGF、PlGF)和抗血管生成因子(如sFlt‐1、sEng)之间的系统失衡和(或)胎盘血管生成失衡,被认为与PE的发生、发展有关[21]。目前对PE发病机制的研究主要集中在VEGF及其受体。VEGF是促进血管生成的主要因素,VEGF‐A、VEGF‐B 及PlGF 均可与VEGFR‐1结合,介导胎盘内血管生成,VEGF在正常孕妇的胎盘滋养细胞中高表达,而在PE孕妇胎盘滋养细胞中表达下降,PlGF属于VEGF家族,加速血管生成,而sFlt‐1能与循环中的VEGF和PlGF结合,并抑制其作用,sFlt‐1通过破坏VEGF、PlGF的稳态导致血管内皮功能障碍[22]。有研究者采用腺病毒为载体,将sFlt‐1基因转染入妊娠动物体内,随后,妊娠动物出现高血压、蛋白尿和肾小球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增生[5]。内皮管形成实验(1种血管生成的生物鉴定法)发现,PE患者的血清可影响内皮管的形成,而加入VEGF、PlGF后,这种抗血管生成效应被逆转[4]。有研究还发现,在PE发病前5周,孕妇体内已出现sFlt‐1水平升高,VEGF、PlGF水平下降,晚发型重度PE孕妇发病前血清中sFlt‐1水平升高更显著,也在揭示不同发病类型PE间存在的差异问题。


二、PE发病的多因素‐多机制‐多通路特点

  1. Pra对不同PE模型的作用不同:Pra在某些PE动物模型和临床病例中表现出保护作用,但是PE是由多因素‐多机制‐多通路致病的,Pra是否对所有的临床PE均有防治作用还不清楚。本研究建立了L‐NAME及LPS两种不同机制诱导的经典PE样小鼠模型,结果显示,Pra可以降低两种不同PE样小鼠模型血清中的sFlt‐1水平,同时可提高PlGF及VEGF的水平;但Pra对肝脏中VEGF、PlGF的调节作用仅发生在L‐NAME诱导的PE模型中,而对于LPS诱导PE模型无显著作用,这种差异可能与两种PE模型的诱发机制不同有关。本研究发现,Pra可以在蛋白翻译水平上调L‐NAME诱导的PE样模型孕鼠肝脏中VEGF、PlGF的表达水平;而在基因转录水平对VEGF、PlGF无明显调节作用。本课题组的前期研究发现[10],Pra可以降低L‐NAME诱导的PE模型平均动脉压和尿蛋白水平,同时可以改善肝脏和胎盘的病理损伤,然而对于LPS诱导的PE模型,只发现Pra可降低尿蛋白水平,但对平均动脉压及肝脏和胎盘的病理损伤没有明显的缓解作用,说明Pra在不同PE模型有不同的调节作用,其并不能对所有的临床PE均有防治作用。本研究发现,Pra对两种不同PE样模型胎盘VEGF、PlGF的表达均无明显调节作用,表明Pra对PE样孕鼠血管内皮功能的调节作用可能只发生在母体肝脏及血清水平,而对胎盘尚未表现出调节作用。从药物代谢动力学来看,Pra具有独特的亲水性,特异性作用于母体的肝脏细胞,而对胎盘、胎儿的影响还相对有限,且有不同,这也说明PE的发病具有多因素、多机制、多通路的特点。


  2. 血管生成及脂肪酸代谢障碍在PE发病中的作用:本研究对比了孕鼠肝脏、胎盘及血清中的血管生长因子的不同变化,从母体到胎盘不同的方面和层面进行探讨。本课题组已有研究发现,在长链脂肪酸氧化酶(LNAME)诱导的PE模型中存在脂肪酸氧化障碍与LCHAD mRNA和蛋白的表达水平降低,且孕鼠肝脏及胎盘存在脂质沉积,血清游离脂肪酸水平升高,推测该PE模型存在的脂肪酸氧化障碍可能由LCHAD表达降低导致。本课题组的前期研究发现,Pra可改善PE模型肝脏的脂肪浸润及LCHAD表达,同时可上调血清及肝脏中血管生长因子的表达;另一方面,L‐NAME模型中游离脂肪酸水平升高,LPS模型中却未见此现象。另外本课题组前期的研究结果已经显示,L‐NAME模型孕鼠的肝脏和胎盘的脂质沉积较LPS模型重[22]。说明Pra对L‐NAME诱导的PE模型血管重塑的调节可能与其对脂肪酸代谢的调节相关。LCHAD 缺陷,有毒性脂肪酸代谢的中间产物增多,局部累积尤其是在肝脏多见,且脂质过氧化物直接刺激损伤血管内皮细胞,游离脂肪酸导致氧化应激与血管内皮损害,抗血管生长和促血管生成平衡被打破。而本研究结果显示,Pra可显著上调L‐NAME诱导的PE小鼠模型肝脏组织中促血管生长因子VEGF、PlGF蛋白的表达,同时降低血清中sFlt‐1的水平,显示了抗血管生成与促血管生成不平衡及脂肪酸代谢障碍共同参与了某些PE病变,进一步揭示了PE多因素‐多机制‐多通路致病的特点,提示了在真实的临床世界预防和诊疗PE都要考虑到存在的不同亚分类和亚分型问题。


参考文献:略


选自:中华妇产科杂志2019 年9月第54 卷第9期


文章来源:妇产科空间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杨孜
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