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基于年龄分层的早产发生率及其高危因素回顾性分析
作者:龚娥[1] 刘騱遥[1] 漆洪波[1] 罗欣[1] 
单位: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1]  
文章号:W515325  
2020/9/2 17:16:15    
文字大小:

一、早产的年龄分布  重庆市是我国中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面积广阔,常住人口达3 000多万,同时本院也是重庆分娩量最大的综合性三甲医院,是重庆市高危妊娠转诊中心,病员辐射云、贵、川、陕等周边省份。本研究的数据显示,本院近几年的早产发生率无明显变化,总体早产发生率为6.94%。这可能与本院近年来积极采取了一系列孕期保健措施有关,也说明“二孩政策”全面调整对早产发生率无明显影响。   根据国内外文献报道,高龄孕妇更容易发生早产[5,9,11]。

一、早产的年龄分布

  重庆市是我国中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面积广阔,常住人口达3 000多万,同时本院也是重庆分娩量最大的综合性三甲医院,是重庆市高危妊娠转诊中心,病员辐射云、贵、川、陕等周边省份。本研究的数据显示,本院近几年的早产发生率无明显变化,总体早产发生率为6.94%。这可能与本院近年来积极采取了一系列孕期保健措施有关,也说明“二孩政策”全面调整对早产发生率无明显影响。


  根据国内外文献报道,高龄孕妇更容易发生早产[5,9,11]。本院的数据显示,从2013 年至2019 年,35岁及以上年龄的孕妇人数呈增长趋势。根据年龄分层的统计数据显示,超高龄组的早产发生率最高,高龄组次之,适龄组最低,自发性早产和治疗性早产均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率增高,这与国内外大多数文献的报道一致,说明母亲年龄是影响早产发生的高危因素。但是,年龄是否是影响早产的独立高危因素尚存在争议[12],因为高龄妊娠导致的早产发生率升高可能与妊娠并发症和合并症的发生率升高有关[9,13]。


二、早产的孕周分布

  早产儿的并发症及其近远期预后与孕周直接相关,孕周越小,早产儿死亡率、新生儿ICU(NICU)入住率、颅内出血、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NRDS)、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代谢性酸中毒及远期脑瘫等并发症的发生率越高[14-15]。


  根据国外文献报道,美国2006—2014 年间,34 周及以上的晚期早产发生率由6.8% 降低至5.7%,欧洲部分发达国家在2006—2013年间的早产发生率变化不明显[16]。国内15家城市医疗机构早产数据统计的早产儿孕周分布为:<孕28周占比2.3%,孕28 周~33 周+6 占比22.7%,34 周~36 周+6 占比75.1%[17]。与Blencowe 等[18]报道的发展中国家的早产孕周分布相似。


  与国内外其他文献报道的早产孕周分布相比,本院的早期早产所占比例(8.83%,296/3 351)相对较低。另外,适龄组、高龄组和超高龄组孕妇自发性早产和治疗性早产的孕周分布无明显差异。这说明,年龄并不是影响早产孕周偏小的高危因素。建议应从其他方面筛查影响早产孕周偏小的原因,尽可能做到早产的早预防、早治疗,在保障母儿安全的情况下尽量延长孕周。


三、早产的高危因素

  从本院自发性早产的数据可以看出,高龄组和超高龄组的自发性早产发生率明显高于适龄组,年龄越大,自发性早产的风险更高。这可能是由于孕妇随着年龄增大,糖、脂代谢异常,内、外科及妇科疾病发生率增加,加上胎膜张力下降、子宫颈弹性减弱等因素,提前诱发了分娩机制。另外,高龄孕妇阴道自净功能下降易致生殖道上行感染,进而更易导致胎膜早破而发生早产[8]。高龄孕妇配偶的年龄相对较大也可能影响早产的发生情况,2018年,文献报道,父亲年龄≥45岁会增加早产的发生风险[19];再加上孕妇及其配偶因年龄增大,自身心理应激增强,焦虑、抑郁的精神状态也会诱发早产[20]。


  从本院治疗性早产的数据可以看出,前置胎盘、子痫前期、ICP、胎儿窘迫和妊娠合并内科疾病是影响早产的前5位高危因素,针对不同年龄分层的孕妇均应重视以上早产高危因素。在治疗性早产孕妇中,与适龄组相比,高龄组和超高龄组更容易发生前置胎盘,这可能与高龄孕妇既往孕产次数较多有关系;虽然高龄一直是公认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和妊娠合并内科疾病的高危因素,但是本研究的数据显示,3组的子痫前期和妊娠合并内科疾病发生率并无明显差异,这可能与“二孩政策”调整后高龄孕妇数量增加,本院特别增设了高龄妊娠专病门诊,更加重视≥35 岁高龄孕妇的围产期保健有关。本研究通过比较不同年龄分层早产的高危因素,提示高龄妊娠在加强围产期保健的同时应更加重视前置胎盘等问题,而适龄孕妇则要更加重视ICP和胎儿窘迫等早产高危因素。


  综上所述,母亲高龄应作为影响妊娠结局的重点关注因素,针对这类人群尤其要加强孕期保健和临床早产的防治。这也提醒产科医务工作者在接诊高龄孕妇时,应加强围产期保健,积极进行围产期健康宣教,增强孕妇孕期保健意识,积极防治早产高危因素,如预防性子宫颈环扎术、孕激素用药等,针对不同的妊娠并发症和合并症开设专病门诊、对早产高风险孕妇采取个体化干预措施,对具有早产高危因素的孕妇进行早产早期筛查和预测等。


  早产是一种多因素导致的“综合征”,无论是何种年龄阶段,如何“精准预测、合理防治”仍然是产科医务工作者目前以及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目前,国内外有不少指南对早产的预测和防治有明确的推荐意见[4],但针对高龄孕妇这一特殊人群仍需要更系统的前瞻性多中心大型研究来进一步探索,为临床决策的制订提供循证医学证据。未来早产的重点研究方向可从建立全国性的早产登记系统对早产儿进行远期发育随访、将早产预测模型由单一指标转型到综合预测、大力开展关于早产的高质量随机对照研究以及构建适宜的早产动物模型深度挖掘妊娠维持和分娩启动的一系列精细调节机制等方面进行,临床工作中则应尽量推行“健康的新生儿值得等待到足月(healthy babies are worth the wait)”的观念[21-22],减少不必要的医源性早产,从而降低早产发生率和随之带来的社会经济负担。


  参考文献:略


  来源:中华妇产科杂志2020年8月第55卷第8期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罗欣
单位: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4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