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人物传记 >> 正文

中国心脏不停跳动搭桥手术第一人
作者:365编辑[1] 
单位:365医学网[1]  
文章号:W090662  
2013/8/7 17:07:37    
文字大小:

采访的路上,我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情猜测这位中国医学界风云人物: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第一人,推广医生服务集团理念第一人。但是,让我诧异的是,站在我面前的万峰才45 岁,可看上去更年轻,只有三十岁。他笑着告诉我:“我从来不注重保养,吃穿住行都很随意,至于年轻的秘诀,可能做外科医生直截了当坦诚的性格、没有那么多转来转去的心眼,从来不以物喜、不已己悲,即使我的人生理想难以实现,退一万步,我还是一个好的外科医生。”

采访的路上,我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情猜测这位中国医学界风云人物: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第一人,推广医生服务集团理念第一人。但是,让我诧异的是,站在我面前的万峰才45 岁,可看上去更年轻,只有三十岁。他笑着告诉我:“我从来不注重保养,吃穿住行都很随意,至于年轻的秘诀,可能做外科医生直截了当坦诚的性格、没有那么多转来转去的心眼,从来不以物喜、不已己悲,即使我的人生理想难以实现,退一万步,我还是一个好的外科医生。”

      孩提时就立志“我要当一把刀”

“我成为医生跟我的家庭有关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毕业分配也比较顺利,没有什么太大的坎坷。”和记者聊起他的职业选择,万峰谦虚地说。

爷爷是药剂师,父亲是内科医生,母亲是检验师,从记事起,医院是万峰的游乐场,医疗器械是他的玩具。10几岁的时候,小万峰就经常跟在父亲身后,父亲查房、看病人,他在病房里跑来跑去,一本正经地拿着听诊器四处“诊断”。病友们开始逐渐地喜欢上这个“小医生”,不仅每天逗他玩,还送他一个绰号:“小万大夫”。

“某某医生是一把刀”,从童年开始,万峰就知道这句话是对医生最好的称赞。那时,“我也要当一把刀”的强烈愿望就已经在小万峰心里生根、发芽了。爸爸巨大的医学书柜像一颗充满魅力的磁石,深深地吸引着万峰,他渐渐地成为父亲书房的“常客”。1978年,万峰顺利地考上湖南医科大学医疗系。

毕业填报分配志愿时,万峰不假思索地填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那时,大家都忙着为分配工作到处找关系,我们家人比较木纳,不会找关系,当时我哪都没去,每天睡觉等消息。”万峰回忆到。终于,分配消息下来了。万峰坐在现场,心提到了嗓子眼:“中国医学科学院,王峰!”“我当时心跳得特别厉害,还以为这个人是我,别人把我名字念错了。”原来,王峰是另一个班的女生,万峰的名字在她的后面。

第一天得到去北京工作的消息,第二天就买了北上的车票。“早去报到,是你挑工作;晚去报到,就是工作挑你。”万峰笑着说。阜外医院、肿瘤医院、血研所、整形医院等等都下属于中国医学科学院,万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阜外医院——中国最大最权威的心血管病医院。拿着分配函到了院办,负责分配的工作人员问万峰:“你想去哪个部门工作?”万峰说:“我高个子,不戴眼镜,一看就知道是外科料子,我去干心外科吧。”没想到,工作人员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你就去干心外科吧。”

万峰在阜外医院工作五年,做完该院文革后第一任心脏外科总住院医师后并被提升为主治医生。1988年,万峰来到法国巴黎第十二大学的心外科学习工作二年。“但是,我还想去美国,毕竟美国是最发达的国家。”不久,万峰便踏上了去美国求学的道路,在美国和加拿大一干就是六年。1990年,万峰来到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心脏外科做访问学者,1991年取得美国俄勒冈州的行医执照,以客座教授身份到Portland市圣·文森特医院医学中心从事心脏外科临床和研究,师从世界著名心脏外科专家、第一颗人工心脏瓣膜的发明者、前全美心胸外科医师协会主席阿尔伯特·思达教授。在国外的六年多时间里,参加搭桥、换瓣、先天性心脏病等心脏手术1000余例,主刀300多例。

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第一人   

有关媒体报道说,1996年,万峰成为中国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的第一人,手术总计3000多例,手术成功率99%以上。

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最早兴起于南美国家,之后逐步向全世界推广。当时,我国所有心脏搭桥手术,病人的心脏都要完全停止跳动才能进行,要用人工心肺机,也叫体外循环机,把病人的血放到机器里面,这样心脏在完全安静,几乎没有血的状态下,才能做搭桥手术。心脏手术的并发症,70%都和体外循环有关系,如果不采用体外循环做搭桥手术,手术医生的风险高了,而病人不但降低了约70%风险和医疗成本,还能避免因心脏手术导致的各种并发症。

万峰回国之际,国外刚刚开始研究推广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正当万峰也想尝试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可没有相应得设备和有此需求的合适患者。1996年春天,第一位愿意尝试此项手术的患者找到了万峰。一天,北京航天部的一位科学工作者找到万峰说:“我看了很多医学书,体外循环做心脏手术时心脏要停跳,万一手术做完了,心脏还不跳该怎么办?要是能让心脏一直跳着做手术该多好。”听了这话,万峰高兴地告诉他:“我们研究多年心脏不停跳动搭桥手术,技术已经成熟,如果你有这个要求,可以采用心脏不停跳手术方案。”这是中国第一例心脏不停跳搭桥手术,当年万峰36岁。万峰回忆说:“当时,我是抱着一定要成功的信念来做这项手术。这例手术是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国内还没有引进国外的手术设备,他们将西餐叉子的一个齿掰掉,套上橡胶套,以此做手术器材。心脏停止跳动手术好进行,如果心脏正常跳动,难度是非常大的,用很细的针线把这两个口子对起来,缝合好,要十几针,缝成一圈。这样的手术不是谁都敢尝试的。虽然是第一例,但我不紧张。因为手术进行不下去,可以立即改成体外循环,这对病人没有什么危险。”万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信心十足。

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看似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首先,没有体外循环保驾,医生不敢随便做这洋的手术。其次,这项手术必须刀法纯熟,手技精湛。在一颗跳动的心脏上缝铅笔头那么细的血管不是一件易事。如果做不好,不仅恢复不到病人原来的状态,甚至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灾难,用万峰的话说 “是立竿见影要命的事情”。

然而,万峰成功了,他用自己的胆识和高超的技术填补了中国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的空白!1997年,在武汉华中地区心血管会议上,万峰第一次在全国的会议上成功地表演了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透过教学医院的玻璃罩,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生无不为万峰纯熟刀法,精湛手技叫好,中国工程院院院士,阜外医院院长朱晓东教授说:“这是他看到的第一例心脏不停跳动手术,了不起。”

随后,万峰被请进北京和全国各地研讨会和学习班,介绍和推广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技术。每逢周末,万峰还要前往全国各地医院讲解、演示手术。万峰说:“这项技术属于精细操作,还需要在临床上多练习,要求外科医生改变一些习惯和技巧,才能做好。”

记者在采访中问他:“中国有句古话,叫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你不担心这一技术得到了推广,你就失去了国内的领先地位吗?”万峰笑了笑说:“一年我顶多能做六百个手术,但是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病人等待医生们去救治,我只有多培训人,把这项技术推广开,才能使广大病人受益。总有人会超过我的,甚至我培养出来的年轻人比我更强,但是我觉得这是我的荣耀,因为我是他们的老师。”现在,参加万峰每期培训班的都有二十多个学员,迄今为止,他已经培养了一百多位非体外循环心脏搭桥手术的人才。

20038月,万峰的微创非体外循环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的临床应用与推广                         获得“教育部提名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中国推广医生集团理念第一人

 “在美国学习的日子,技术上的收获是最直接的,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国外的医疗体制和服务精神让我感触最深。”万峰这样总结他在北美八年的生活。

万峰在美国工作的思达—吾德心脏集团(Starr-Wood Cardiac Group),是美国西北部最大的心脏外科组织,在美国3个州十几家医院设有分部和合作伙伴。这个组织的构成和运行模式让万峰很感兴趣。“通俗地说,就是私人医疗小组,医生公司。”比如,某个医院没有心外科,过去有了病人不得不转给其他医院。现在,医院可以找一家这样的医生公司,双方签合作协议,你这家医院的心脏手术由我医生公司派医生来做。医生公司根据医院的实际需要,决定派几名医生,谈年薪,配助手。每个手术,保险公司会付给医生相应的费用。扣除支付医生的薪水之外,医生公司还能有相当的收益。对医院来说,保险公司也要付给住院的病人相应的医疗保险费,用作设备、护士,护理费、药费。对医生来讲,你只管做好手术,这不仅是职业道德的问题,也是饭碗,做得不好,没有病人来找你,你可能就会失业了。医生靠着大的医疗公司,他个人也有保障,该享受的休假、福利都不缺。在美国,一个心脏手术的费用在5-8万美金之间,最后的分配大概是三分之一给医生,三分之一给医院,三分之一是成本。

国外的医疗机制模式责权利明确,大家各尽其职,很规范。“当时看到他们这样的机制,就想能不能把它引进到国内。几个医生组成一个心脏公司,给需要的地方提供医疗技术有偿服务。这是我的一个梦想。”万峰记得第一次和国内的同行说起这种模式,是在1995年。那时几乎所有人都说,不可能,因为政策不允许。不允许医生兼职,相应的收费、税收政策也不完备。甚至有些人强烈的反对:医生应该救死扶伤,富有人道主义精神,你提出医生公司的口号,这是为富不仁。

万峰坚持自己的观点:“中国早已实行市场经济,为什么要把医生行医变成一个计划经济的产物呢?现在国内医疗界出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什么红包啊,回扣啊,贿赂啊,医疗纠纷啊,患者的不信任啊,我觉得这就是服务模式和付费模式的问题,是中国的医疗体制的问题。我相信,中国医疗市场的开放,引进的不会仅仅是设备、技术、服务,一定还有管理、观念和体制。现在政策越来越宽松了,私营医院、股份制医院、合资医院都已经出现。”

过去,万峰在和同仁们的一次次辩论中认真的阐述和坚持要为中国的医疗制度注入新的模式。现在,他已经不在和人辩论了,而是付诸实施了,他的思达—吾德心脏集团中国部———他设想中的“医生公司”,正从“不可能”一步步走向成形。目前,全国几十家医院已经和他们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

在《远东经济评论》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里,他们把万峰所做的事称为“在公立医院提供半私有化服务”,“为中国医疗界和中国的医生提供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是真正具有开拓意义的举措”。

“医院就是盖个戏院,提供最好的服务,最好的条件,请演员来唱戏。如果请单个人来唱戏,没有名气,所以要请个最有名的戏班子,也就是团队来唱戏,我们医生集团和医院就是戏班子和戏院的关系。现在,万峰的团队已经有正式团员几十个人,其中全国知名专家有十多人。很多招聘来的医生被送到美国心脏集团受训,回来后成为国内心外科领域的专家。虽然他们受到一些公有制医院的限制,但是在其他医生享受假期的时候,他们没有去旅游,去度假,而是背上自己的装备,前往全国各地,为需要他们的病人提供服务去了。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选择加入到万峰的队伍中来。

我的奋斗目标:建心脏医疗集团

国家心血管流行病研究机构曾经进行过的一项调查显示:青岛市冠心病发病率高居全国首位,每年约有2000名病人需要进行搭桥手术。在当时,青岛市只有4家医院能做搭桥手术,全年的手术量也不超过200例。 

在万峰与青岛市各方的积极努力下,1999年底,山东省首家心脏病专科医院——青岛思达国际心脏医院的股份合作制医院成立,其中青岛海慈集团和万峰的团队占主要股份,其余部分股份由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和医院职工购买。万峰不仅投入了技术、财力,并参与医院管理,为医院倾注了大量心血。但是,在思达国际心脏医院申请参加申报青岛市特色专科机构时遭到了困难。省里前来考评的专家对万峰直接了当地说:“如果你调到我们青岛来工作,我们就能批准思达国际心脏医院成为市里的特色专科机构,但是如果你不到青岛医院工作,我们就没法批准。”万峰说:“我在青岛的一家医院工作,我不仅仅是这家医院的雇员。而是,在思达国际心脏医院里,我拥有投资股份,并且用心血来建设这家医院,这个关系比在其他任何医院的雇佣关系更加紧密,因为我自己也成为了医院的一部分。最终,万峰的话说服了专家评审团,思达国际心脏医院的股份合作制医院获得了“青岛市冠脉搭桥特色专科机构”的称号。

20057月,万峰加盟凤凰医院集团,担任北京健宫医院院长、凤凰万峰心脏中心主任。万峰告诉记者,他加盟的主要原因是凤凰医院集团是我国最大的民营医院投资管理机构,有最新的医疗管理和最好的医疗服务理念,有一个非常好的平台,给各个层次的医生提供良好环境:个人发展的环境和为社会服务的环境。对我个人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手术会越来越少,如果我能利用我前几年所积累的经验、名声来为专业技术人员建立一个更好更大的平台,让他们为更多的病人服务,社会效果和经济收益会更大。

“我和凤凰医院集团合作的目标是,建一个中国最好的最大的心脏医疗集团,从而真正能够给中国的心血管病人提供国际上一流的医疗服务。这也是我奋斗的目标。作为一名技术型专家,我已经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自我价值,为病人和社会服务。但只靠一个人的努力,所做的事情永远是有限的,目前,中国仍然有八百万心脏病人需要做手术,需要治疗,必须建立一个合理的机制才能拯救更多的患者,为病人提供更好的国际化的服务。

是的,万峰正是用自己对患者一片赤诚的真心,换来了中国心脏病患者千千万万颗健康的心脏。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相关文章

所属病种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万峰
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简介: 万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教授。1983年毕业于湖南(湘雅)医学院。分配到中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最新课件

课件下载排行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