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学术文章 >> 正文

医生到底要干什么?
作者:郭启煜[1]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1]  
文章号:W096454  
2014/1/24 8:42:15    
文字大小:

    三年前的一天,门诊室。    “你说什么?你要让我吃药?”她的声调一下子高了起来。    “是的!有什么疑问吗?”我平静地回答。    我感觉自己的表述已经很清楚了,而她就坐在我的侧面,相距不到半米,我想她绝不至于听不明白。    我放下手里的笔,从病历上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

    三年前的一天,门诊室。

    “你说什么?你要让我吃药?”她的声调一下子高了起来。

    “是的!有什么疑问吗?”我平静地回答。

    我感觉自己的表述已经很清楚了,而她就坐在我的侧面,相距不到半米,我想她绝不至于听不明白。

    我放下手里的笔,从病历上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

    扑面而来的是一道鄙夷的目光,那里面饱含着阴辣的嘲讽,还有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洋洋自得。

    不能否认,她还是有些许姿色的。这是一位中年女性,双目炯炯有神,齐耳的短发,质地考究的一身套装,显得潇洒而干练。

    “你为什么要让我吃药?给个理由吧!”她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向后靠了靠。

    “这是你的检验单吗?”我把手里的检验单向她面前推了过去。

    “是又怎么样?”她向那几片白色的小纸片不屑的瞥了一眼。

    “哦,是这样的。”我把坐椅向前移了移,把检验单朝向她,又把笔拿了起来。

    “正常的血糖值是多少?你知道吗?”

    “当然,5678嘛。”她的声音里充满了自信。“空腹小于5.6,餐后小于7.8。”

    “很好,回答非常正确!”我赞赏道:“可是你的血糖是多少呢?”

    “那上面不是写着嘛。”她把眼睛往检验单上瞄了瞄。

    “是啊,这上面写着你最近几次检查的空腹血糖都在11至14左右,餐后2小时血糖都在16~19左右。而以你的年龄,空腹血糖应该控制在6以下,餐后2小时血糖应该控制在8以下才算是理想控制。所以,你现阶段的血糖控制状况很不理想。而你现在的血糖水平,单靠饮食控制和加强运动是无法控制达标的。这就是我让你尽快接受药物治疗的原因。”我说的很慢,语调平和而深沉。

    在我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紧盯着我,似乎在听,又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谁知道呢。

    “是吗?”她张口说话了。“达标怎么样?不达标又怎么样?”

    她咄咄逼人的口气让我的心里隐隐的升起一丝丝厌倦和淡淡的不快。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合上她的病历。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的血糖一直处于达标状态,就能让你最大限度地远离各种大血管和微血管并发症的困扰。”看着她那优越自信的表情,我停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而如果你的血糖长期处于失控状态,就像你现在这样的话,你患各种并发症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包括各种眼病,肾脏损害,甚至心梗或脑梗。”

    听我说完,她突然笑了。“你别说,我这个人还真不怕吓唬。”她顿了顿说:“你怎么忽悠,我都不会上当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我每星期六都去爬一次香山你知道吗?很多没病的人都爬不过我。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让我这样的人吃药,你不是搞错了吗?而且,我看过那些治疗糖尿病的药,都有很多的副作用,你让我吃这些药,那不是害我吗?”她振振有辞地说道,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我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现在虽然没有什么症状,但高血糖对你的损害却是一直在进行着的,这种损害是逐渐进行的,是全身性的,到了一定程度以后,还是不可逆的。所以,糖尿病一旦发现,越早治疗,效果越好。药物有副作用不假,但不用药,一任高血糖持续下去,那对身体的危害不知要大多少倍。”

    她把病历和检验单收进包里,站了起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用药的,我对我自己了解得比你清楚。”

    我感到很困惑,不由得追问了一句:“既然你不想接受治疗,那你到医院干什么来了?”

    这回她又笑了,笑声中充满了胜利的喜悦和计划得逞后的那种欣慰。“其实,我就是想来看一看你们医生到底想干什么!果然让我猜中了。这真是太可笑了。你们的药还是自己留着吧。别老想着赚我们病人的钱。那些电视、报纸上说的没错,你们真是该好好地反省反省自己了。”

    她把包背在肩上,使劲地摇了摇头,步履坚定地走了出去。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转过神来。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追到门口望了一眼,她却早已杳无踪影。

    我看了一下手表,今天是周四,后天就是周六了,我想,那位大姐一定又会步履矫健地出现在攀登香山的人群中,我想她一定还会以生动的语气向她的同伴们讲起周四她到海军总医院就医的经历,然后与大家共同声讨医院的种种不是和黑暗。

    一种深深的无奈逐渐从我的内心深处升腾,并慢慢地扩散开来,我感到有种淡淡的而又非常明晰的悲哀萦绕在我的周围,让我陡然生出些许悲壮而又凄凉的感觉来。

    那位大姐还会再来看病吗?是再次来验证和考察医院的黑暗呢,还是真的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后,怀着深深的愧悔的心情前来寻求诊治呢?而类似后者的情况,我们实在是遇见的太多了。

    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喜欢血的教训呢?!

    但愿那位大姐能一直都健康,每周继续去爬她的香山。我也但愿她能早些再来就诊,接受正规的治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地延缓或减轻并发症的困扰,尽可能长期快乐地享受生活。

    医生到底想干什么呢?医生能干些什么呢?

    我想大多数患者都会最终写出他们自己的答案。

    还是赶快干活吧!我拿起鼠标在自动呼叫系统上点击了下一位患者的名字。

    注:如果那位大姐能看到我的文章,我希望她还能再来医院找我,我的门诊时间已经由三年前的周二和周四上午改为周一和周三的上午。我希望能再有机会与她交流有关糖尿病的一些知识和生活中的一些注意事项,也希望她能更早理解治疗的意义并尽早接受治疗。

    唉,也不知道她是否看得到。她看得到吗?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郭启煜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