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优势互补,进一步改善介入后冠心病患者预后

  自1977年9月,Gruentzig首次开展经皮冠状动脉腔内成形术治疗冠心病以来,介入治疗冠心病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普及。1984年,我国开展冠心病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目前每年约有75万以上冠心病患者进行冠状动脉介入治疗。面对这一新的冠心病人群,如何利用中医药的优势,在现代医学治疗的基础上进一步改善患者的预后,成为中医和中西医结合普遍关注的问题。


一、冠心病介入治疗改善了冠状动脉局部狭窄,但损伤修复产生了新问题


  介入治疗治疗冠心病,由单纯球囊扩张发展为金属支架、药物涂层支架、生物可降解支架,新近又研发了可回收支架等,减少了再狭窄形成;新的抗血栓形成药物如氯吡格雷、普拉格雷等应用于临床,减少了介入支架置入后心血管病血栓性事件的发生。但急性冠脉综合征(ACS)介入治疗后严格按照现代指南进行药物干预,一年内心血管病事件的发生率仍在10~%13%左右,说明介入治疗后冠心病虽然针对性解决了冠状动脉的局部狭窄、阻塞,一时改善了心肌血供,但由于球囊扩张和支架置入导致了血管壁损伤,促进了血小板活化和血栓形成,也诱发了许多新的问题产生。


  1.支架置入后再狭窄形成:球囊扩张和支架置入后再狭窄,自介入治疗开展以来一直是普遍关注的问题和研究的焦点。介入治疗后半年内再狭窄发生率已从单纯球囊扩张的30%降至5%~10%左右。再狭窄的发生机制涉及血管重塑、血栓形成、平滑肌增生和炎性反应修复等方面,目前预防再狭窄形成主要是药物涂层支架、新型支架材料研发及药物干预包括抗血小板、抑制脂质氧化、调节脂质代谢等,获得许多进展。但随着药物涂层支架的普遍应用,血管内皮化延迟,再狭窄发生时间延长,仍是介入治疗后难以避免的一个问题。

 

  2.血栓形成:球囊扩张及支架植入造成血管壁损伤、血管内膜撕裂、血管内皮细胞的完整性破坏,内皮下细胞外基质暴露于血液,促进了血小板活化、黏附聚集,并分泌各种凝血因子和黏附因子,激活凝血酶,从而产生血管附壁血栓,造成部分患者心血管病事件发生、甚至心血管病猝死等。虽然新抗血小板药和抗凝药不断应用于临床,但由于患者依从性、耐受性和抗血小板药抵抗等问题,近、远期血栓事件仍有3~5%的发生率。


  3.心肌组织无灌注:介入治疗进行梗死相关动脉血运重建后,约有25%的患者出现心肌组织无复流(no-flow)和缓慢复流(slow-flow)现象,其机理虽不十分清楚,但一般认为和如下病理环节有关:(1)溶栓或介入治疗时,血栓或粥样斑块碎片随血流到血管远端,栓塞微小血管,且纤维蛋白溶解导致游离凝血酶水平升高,血小板活化释放生物活性因子使微循环血管痉挛,心肌组织微血管血流滞缓或血栓形成,导致无血流灌注;(2)中性粒细胞活化和聚积,释放氧自由基和炎症介质,导致微血管损伤、血管内皮细胞肿胀、粒细胞阻塞,影响心肌组织微血管的灌注;(3)补体活化,引起缺血后心肌细胞坏死;(4)选择素和整合素粘附作用,促进血栓形成和心肌组织细胞炎症反应。围绕冠心病血运重建后心肌组织水平灌注,近年来进行了系列介入和药物干预探索:介入干预如动脉粥样硬化斑快碎片和微血栓抽吸术等;药物干预应用于临床的有ADP诱导血小板聚集的拮抗剂氯吡格雷、血小板膜糖蛋白受体Ⅱb/Ⅲa拮抗剂、钙拮抗剂和腺苷制剂等,但皆未能获得真正理想效果。基因治疗方面,主要集中于心肌组织毛细血管再生,如血管内皮衍化生长因子、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等,实验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但临床安全性、稳定性和可靠性等问题仍需大量研究证实;骨髓造血细胞、胚胎干细胞和间叶干细胞植入坏死心肌周边组织,证明有改善AMI后心室重构、促进心肌毛细血管再生,提高心脏收缩舒张功能的作用,部分小样本临床观察证明有较好治疗作用,显示有较好的临床应用前景。但其植入后能否和原有心肌细胞有机融合,产生正常持久的收缩和舒张效应及稳定的电生理功能,仍需进一步临床观察。


  总之,冠心病虽然病理改变为局部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狭窄、堵塞或痉挛,但冠心病是全身代谢性疾病,涉及脂质代谢、糖代谢、凝血系统、纤溶系统、神经内分泌,甚至抑郁等精神方面问题。介入治疗仅可解决冠状动脉的局部病变,对于发生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的病理基础,目前抗血小板、调节脂质代谢、扩张冠状动脉、β受体阻滞等单一靶向的治疗,仍难以达到理想目的。一些单一靶向的强化干预,如长期强化抗血小板、强化降脂等,虽然一些研究显示有改善一定时间内预后的作用,但是否可获得远期的净效益,是否会导致严重的毒副作用,目前的评价还缺少令人十分信服的证据。


二、中西医结合治疗介入治疗冠心病的优势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是慢性炎症反应长期修复的结果,单纯改善冠状动脉局部血流动力学的治疗模式显然不能完全解决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的病理基础,甚至会触发或促进其潜在的病理改变。因此,仅以冠状动脉局部血流的恢复作为介入治疗成功与否的标准,忽视其病变发生的基础,不可能解决患者的终生问题。中医药学是在整体辨证指导下,根据患者气血阴阳的偏盛偏衰进行药物治疗,虽然治疗的具体病理环节不十分明确,但其众多成分综合作用的整体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可补充西医单一病理环节干预的不足。我们前期利用家兔、大鼠介入后再狭窄和动脉粥样硬化模型研究表明,活血化瘀、益气活血、活血解毒中药可作用于血管平滑肌细胞增生、血小板活化、血栓形成、血管内皮功能、脂质代谢、炎症反应和血管重构等多个环节,显示有一定优势。国家“八五”至“十五”攻关期间,围绕介入治疗后再狭窄形成,陈可冀院士课题组根据冠心病介入治疗后血管内膜增生、血小板活化、血栓形成等病理改变及患者舌质紫暗、瘀斑,舌下脉络曲张等表征,认为属于血瘀证的范畴,采用传统活血化瘀名方血府逐瘀汤制剂进行干预,证明有一定的预防再狭窄形成和心绞痛复发的作用。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展临床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随访一年的临床研究,证明在西医常规治疗基础上,结合活血化瘀中药干预,可显著降低再狭窄形成,减少心绞痛复发。


  国家“十一五”期间,根据急性冠脉综合征(ACS)患者介入治疗后血运恢复,局部微血栓留滞,血小板进一步活化、粘附聚集,血管内皮功能障碍等病理改变及患者多存在乏力、气短、舌质暗红等临床表征,我们病证结合进一步思考其中医病机,认为其核心在于“留在瘀、虚在气”。为此,进行益气活血中药(心悦胶囊+复方川芎胶囊)结合西医常规治疗干预介入治疗后ACS的涉及13个中心、805例患者、随机对照的国际注册临床研究,证明在西医常规治疗的基础上结合益气活血中药干预,可进一步降低ACS患者1年内心血管事件发生率,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且不增加出血风险。此外,我们十五期间采用心脏声学显影超声的方法,以心肌组织灌注为主要指标,进行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随访半年的益气活血中药(心悦胶囊+复方丹参片)干预血运重建后急性心肌梗死(AMI)的临床研究,证明其可明显改善患者血运重建后的心肌组织灌注,保护室壁运动功能,从心肌组织灌注水平,证明了西医常规治疗联合益气活血治疗介入后AMI的优势。


  近年来,围绕冠心病介入治疗后的主要病理环节,国内开展多方面的基础研究,证明中医药可干预介入后的炎症反应、血管内皮反应性增生、细胞凋亡、血管内皮功能、血管重构和血栓形成等。我们采用中药涂层支架进行中国小型猪冠状动脉介入干预,证明中药莪术有效成分涂层支架在抑制血管内膜增生和促进血管内皮化方面较西药雷帕霉素有一定优势,者对临床转化应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冠心病介入后冠心病中医辨证治疗

 

  辨证治疗,是中医临床个体化治疗的具体体现。不同患者、疾病的不同阶段,可表现出不同的证,治疗的方法也有不同。但作为临床慢性疾病,其中医的病因病机和急性危重病、外感病相比,有两个特点:(1)因为潜在的病理改变在一定时期内不会发生重大变化,临床表征也多相对固定,所以其主要病机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一定的守恒性;(2)慢性疾病在疾病的某一阶段,可临床症状不明显,如冠心病介入治疗后,心脏血液供应恢复,临床可无任何不适症状,甚至在运动的状态下。此时需要病证结合,辨识其隐证和潜证进行治疗。


  1. 益气活血治疗介入后冠心病:我们进行3000多例冠心病介入治疗后患者证候学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气虚血瘀证占80%以上,证明了我们提出的“虚在气、留在瘀”的认识,切中冠心病介入治疗后的主要病机。介入治疗进行血运重建,似可将其归于中医“祛邪”治法,是“通其血脉”;血脉恢复流通后,血流滞缓,血管收缩舒张功能异常,则可认为是气虚行血无力。因此,益气活血应为冠心病介入治疗后的一个主要治法。目前临床常用补气药有黄芪、党参、人参、西洋参等,活血化瘀药常用丹参、红花、当归、赤芍等。血脉瘀滞重者,可在补气基础上加重活血药物用量,甚至适当加用破血逐瘀药如土元、莪术、三棱、水蛭等破血化瘀药。


  2.宣痹豁痰通阳治疗介入治疗后冠心病:宣痹豁痰通阳,临床采用瓜蒌薤白类方药,因其为辛温宣通散结之品,所以要有明显痰浊、湿浊壅阻症状,才可获得良好作用,具体指征可概括为如下四个方面:(1)胸闷窒息,或胸痛,痛连胸背;(2)舌体胖、苔厚腻或滑腻;(3))脉弦滑或沉弦;(4)形体肥胖。若一遇冠心病,即用瓜蒌薤白半夏类豁痰宣痹通阳,只能徒伤正气、加重病情。介入治疗后冠心病,即使有痰浊阻痹症状,也应多和补气药黄芪、党参等同用。再者,宣痹豁痰,还应注意痰浊是否郁而化热。寒痰闭阻,无热化者,瓜蒌薤白半夏汤即可;痰浊热化者,则易用小陷胸汤(黄连、半夏、瓜蒌)。此外,在运用宣痹通阳法时,常可伍用菖蒲、陈皮、砂仁等醒脾化湿之品,有助于促进痰湿的运化。


  3.活血解毒治疗介入后冠心病:冠心病发病过程中的血小板活化、粘附聚集和血栓形成,传统中医药学多将病因病机归于“血脉瘀阻”的范畴。在此理论指导下,形成了一系列有效的活血化瘀治法和方药,但组织坏死、过氧化应激损伤、炎症反应等病理改变,似非单一血瘀病因所能概括。在国家973计划支持下,陈可冀院士等率先提出“瘀”、“毒”从化、互结的病因病机。“瘀”为有形之灶,“毒”为病情转变和恶化关键。“瘀”中有“毒”,“毒”中有“瘀”,“瘀”、“毒”互生互结、坏血损脉、腐肌伤肉,是介入后冠心病患者发生心血管病事件的关键。目前中医临床治疗冠心病包括介入后冠心病,多用益气活血、宣痹通阳、祛痰化浊等法,对如何清化血脉瘀毒、浊毒重视不足,孰不知惟毒邪最能伤肌腐肉。因此,中医治疗除采用益气、活血等治法外,还应注重祛血脉之毒。热毒内结者,清化瘀浊以祛毒,药用大黄、黄连、虎杖、瓜蒌等;瘀毒内结者,活血散血以祛毒,药用大黄、红花、当归等;浊毒内结者,祛痰化浊以解毒,药用大黄、藿香、半夏、陈皮等。值得注意的是,此处“毒”和外感邪毒不同,而是深伏血脉、心脉之毒,多是瘀血、痰浊壅郁日久、蕴化之毒邪。因此,去除此类毒邪,应注重活血散血、祛痰化浊,而不应过用苦寒,以免寒遏血脉,使邪毒郁结更甚。血脉调和、痰浊蠲化,血脉蕴毒才易化解。

 

  此外,老年介入治疗后冠心病患者,即使无肾虚症状,亦多存在一定程度的肾虚。在上述治疗基础上,可适当结合应用补肾药。因血脉遇寒则凝,遇热则散,补肾应偏于温补,但温不应生火化燥,药宜用用仙灵脾、巴戟天等甘温之品,慎用附子、桂枝等辛温通散之药。


  中医和西医,作为预防和治疗疾病的两种医学模式,改善疾病预后、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当为共同的朝向,在防病治病的过程中应相互结合,优势互补。中医应在传统整体辨证理论指导下,将现代科学技术纳入到自身认知疾病、防治疾病的范畴,去发展创新。在介入治疗冠心病的治疗方面,中西医结合治疗提供了一些改善预后的证据,值得进一步深化研究,促进临床传化应用。


    2019/4/26 13:44:16     访问数:49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