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气化痰通瘀法在心血管疾病防治和康复中的应用

1 中西结合心脏康复的临床应用现状

 

  据2018年心血管病报告[1]显示,中国心血管病患病率及死亡率仍处于上升阶段,心血管病死亡率居首位,预防和治疗任务十分艰巨。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的自我健康意识逐步提高,更加关注疾病的预防和康复。心脏康复的获益情况已有大量循证医学证据支持,已被欧洲心脏病学会、美国心脏协会和美国心脏病学会列为心血管疾病防治的Ⅰ级推荐[2]。研究表明:美国和日本的冠心病患者接受心脏康复治疗者5年生存率较非心脏康复者提高21%~34%,可见心脏康复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3-4]。我国早在西汉时期成书的《黄帝内经》中就有“治未病”的预防和康复思想体现,《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提出:“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这就生动地体现了“治未病”的重要性,也从侧面强调了“防重于治”的思想内涵。中医心脏康复主要通过中药康复、运动康复、饮食康复、情志康复、自然环境康复、外治康复、生活起居康复等综合康复措施恢复心主血脉和心藏神的功能[5]。研究[6-7]结果表明:中医心脏康复采用辩证论治进行中药调治,包括内治、外治、单方、验方等,能发挥出显著的防治作用和价值,从而降低心血管病的死亡率和心血管事件的发生、改善患者生存质量。还有研究[8-9]证实,八段锦和太极拳联合基础药物治疗能够提升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运动量和生活质量,改善B型脑钠肽、左心室射血分数。虽然中医心脏康复具有历史悠久、方法独特,简便廉洁,民众基础广泛等优点,但其也存在很多不足,比如治疗方式随意,手段单一,不够严谨,以经验为主等,缺乏完整的理论及实践体系,缺乏充分循证医学证据。因此,根据我国目前的实际国情,对于心血管疾病的预防和康复,我们可从“既病防变”和“病后防复”两个方面切入,综合现代医学和中医学各自的优缺点,实践出一条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多靶点、多途径的中西医结合心脏康复之路,从根本上降低我国心血管疾病的致残率和死亡率。


2 益气化痰通瘀法的理论基础、方药组成及功效


  2.1 益气化痰通瘀法的理论基础


  益气化痰通瘀法来源于“痰瘀同治”的思想,早在先秦时期的《灵枢·百病始生篇》曰:“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成积矣”,“肠胃之络伤,则血溢于肠外,肠外有寒,汁沫与血相博结,则合并凝聚不得散,而成积矣”,说明了痰饮与瘀血在病理上的相关性;东汉末年《伤寒杂病论》中首先提出了“痰饮”和“瘀血”的病名,且有多种病种的治疗中都涉及痰瘀同治法;至隋代的《诸病源候论》中提到“诸痰者,由血脉壅塞,饮水结聚而不消散,故能痰也”,也是痰瘀相关的理论表述;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中治肺痈的千金苇茎汤中用桃仁活血,用薏苡仁、苇茎化痰;宋代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有治疗一切痛风的专用方活络丹以地龙、南星化痰,乳香、没药祛瘀通络;元代朱丹溪《丹溪心法》中强调“痰瘀同病还需痰瘀同治方能有效”的论述;明清时期将“痰瘀同病,痰瘀同治”法更是广泛的应用于临床各科疾病当中,尤其应用于各科疑难杂症的诊治;建国以来,国内许多中医大家开展了痰瘀相关理论的数据挖掘与整理研究,将“痰瘀同治”理论推向了成熟阶段[10]。


  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国家对祖国医学的重视,临床研究的深入,全国各地中医大家对“痰瘀同治”理论不断发展与创新,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激烈局面,且各成一派。已故知名老中医岳美中认为“慢性杂病,多系内因所形成,或七情偏激,或阴阳偏盛偏衰,失去平衡,导致生理机能紊乱,气滞血瘀,要在调气和血的基础上恰如其分的补益”,他还认为“瘀血是一种有害物质,必须及早去除为要”,体现在行血和血的基础上化瘀[11]。邓铁涛大师认为:心系疾病的病位在心,但不局限于心,五脏相关,以心为本,他脏为标,心主血脉,血随气行,全赖心阳的推动,若心阳亏虚,鼓动无力,血行迟缓,血脉瘀阻,从而出现心衰,气滞血瘀,痰浊内阻心脉,发为胸痹。所以邓老运用 “心脾相关”、“痰瘀相关” 等理论指导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他认为心脑血管病的病机主要为本虚标实 ,本虚为心阴心阳虚, 标实主要是痰瘀相关,发病在心, 但与肝肾阴虚、脾虚生痰 的关系亦很密切,根据南方患者多气虚痰阻的特点 , 创立益气除痰的温胆汤加减化裁治疗法[12]。陈可冀院士认为中医的标与本,只是相对概念,主要是用以说明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矛盾双方主次关系,对于急性心肌梗死、不稳定型心绞痛及多种慢性疾病的发作期,其主张先通后补,急则治标,而对于高血压、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平稳期,则主张标本兼治或以治本为要;对冠心病心绞痛发作期,其认为标实为主,并以“三通”为法,即“芳香温通”、“宣痹通阳”两种通法与“活血化瘀”共同使用以达温通活血或宣痹活血之功,以冠心病为突破口,开展了“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发展创新了气血理论,建立了血瘀证诊断标准,并在血瘀证现代分类、活血化瘀中药分类、活血化瘀方药作用机理和临床应用及血瘀证的病理生理基础等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3]。国医大师沈宝藩教授五十多年来在新疆从事中西结合心血管疾病的防治工作,他结合西部地域因素、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及环境等多发面因素很好的阐发了“痰瘀同治”的学术观点,他认为,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当重视痰瘀互结,痰浊和瘀血既是机体水液代谢障碍形成的病理产物,同时又是心血管疾病的病因,夹杂并存致病,因为痰瘀同源,痰可致瘀,瘀可致痰,贯穿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发展、复发的全过程,实践证实,单用化痰或单用祛瘀的方法治疗心血管疾病都无法取得理想的疗效,必须“痰瘀同治”,而益气在痰瘀同治的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治痰者须先治气,这在《丹溪心法·卷二·痰》中有云:“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14],被后世医家所推崇,并沿用至今;另一方面,治瘀者易须治气,在《灵枢·邪客》中说:“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焉,”《仁斋直指方·血荣气卫论》又云:“盖气者,血之帅也。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15]”,心血管疾病多为慢性疾病,病程较长,结合“久病多虚,久病多瘀”的特点,采用益气化瘀的方法收效更显。

 

  宝藩教授强调西北冬季严寒,夏季燥热,多民族聚集,嗜食肥甘厚味辛辣之品,易致脾胃受损,水湿不运,积湿生热,痰浊内生,加之昼短夜长,民众久坐久卧,血脉运行缓慢,易助湿生瘀。痰浊与瘀血同为人体津液代谢失常的产物,痰源于津,瘀成于血,津液之间生理上的相关性,决定了痰、瘀形成后不能单独致病,可因痰致瘀,也可因瘀致痰,,痰滞则血瘀,血瘀则痰凝,两者互为因果,交互为患,痰浊和血瘀相互胶结。正如虞抟在《医学正传》中曰:“津液粘稠,为痰为饮,积久渗入血脉,血为之浊。”同时,痰瘀久结不散,耗伤正气,可致气虚,因此,气虚痰瘀交阻是西域心血管疾病的发病机制,治疗应在补气的基础上通其瘀滞、化其秽浊、痰瘀同治。沈宝藩国医大师勤求古训,薄采众长,集各地中医大家针对心血管疾病治法的优点于一体,取长补短,推陈出新,提出了西域心血管疾病的中医 “痰瘀同治”法—益气化痰通瘀法[16]。


  2.2 益气化痰通瘀法的方药组成、治则及功效


  基于益气化痰通瘀法痰瘀同治心血管疾病系统的常见病和多发病,通过方证研究、证型研究、方药研究等一系列的基础与临床研究,逐步总结出以下有效方药。


  2.2.1 芪红散


  方药组成:黄芪30g、红景天15g、桂枝6g、丹参10g、葶苈子10g、泽泻10g等。芪红散方以黄芪为君,红景天、桂枝为臣,丹参、为佐使药,方中黄芪补气升阳、利水消肿,善补胸中大气,大气壮旺,气行瘀血则通,痰浊则化,即“大气一转,其结乃散”,瘀祛痰化,则诸症自可愈;蔷薇红景天为气中之血药,有补气养血,扶正固本,活血化瘀和止血之功效,与黄芪相伍能增强其益气之功效,益气以活血,桂枝具有温通经脉,助阳化气之功效,与黄芪相伍能补气通阳利水,温化痰饮;丹参具有益气养血,祛瘀止痛等功效,与红景天相伍,气血互生,以补心肺脾肾精元之气;葶苈子专泻肺中水饮而通调水道,泽泻淡渗利水,从而利水化饮消肿。诸药配伍,补益心气、温通心阳,化痰通瘀,共凑益气化痰通瘀之功,以获痰瘀同治之效。


  治则:补益心气、温通心阳,化痰通瘀。


  主治:慢性心力衰竭及缓慢性心律失常。


  2.2.2 养心通络汤


  方药组成:当归15g、丹参15g、川芎15g、红花15g、黄芪30g、葛根12g、生地黄12g、瓜蒌12g、薤白10g、辛塔花15g等。方中当归、丹参、川芎、红花一派活血药共为君药,养血活血通络;黄芪、葛根、生地黄具有益气养阴功效共为臣药,因为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故增强君药活血通络功效;瓜蒌、薤白宣痹化痰、宽胸散结、利气通络,共为佐药,帮助君药、臣药增强功效,沈宝藩教授还配伍了新疆地区民族药物中的化痰通络之品—辛塔花。诸药合用,使瘀去痰消,脉络通畅,诸症缓解。


  治则:益气养阴、活血化瘀、化痰通络。


  主治:冠心病介入、搭桥、射频消融、起搏器之等心脏手术后。


3 益气化痰通瘀法在中西结合心脏康复中临床应用


  心脏康复最主要的适应症有以下三类疾病:第一是慢性心力衰竭,心脏康复能降低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病死率、提高其生活质量、减少其重复住院率;第二是心脏手术后,心脏康复能这类患者尽早的恢复体能,尽早的修复因疾病和手术造成的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创伤,尽早的投入家庭、回归社会,尽早的投入到正常的工作、生活当中;第三是急性心肌梗塞、急性冠脉综合征及能够造成心脏急性损害的疾病,心脏康复针对这类疾病的主要作用是能够缩小损害面积、尽快的修复受损的心肌,能够让病人尽早由不稳定状态趋于稳定;第四是缓慢性心律失常,其常用的治疗方式是植入起搏器,但是因为起搏器治疗费用高昂、患者不易接受、易出现起搏器综合征等因素,是的一部分患者无法起搏器治疗,因此心脏康复对这些缓慢性心律失常患者的防治和康复至关重要。以上三大适应症中医中药有很明显的优势,我们应用益气化痰通瘀法,也在三大适应症的康复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很好的临床疗效。

 

  3.1在慢性心力衰竭心脏康复中的治验


  慢性心力衰竭验案:患者林某,女性,67岁。因“胸闷心悸反复发作1年,加重2周”于2017年3月9日就诊。患者于2017年1月无明显诱因出现胸闷心悸症状,偶有头晕头痛时作,不能平卧,高枕卧位,前往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冠脉造影提示冠状动脉未见异常,心脏彩超提示:EF:40%,室壁运动异常,主动脉硬化并主动脉瓣返流(少-中量),左心功能轻度降低,心电图示:窦性心律,完全右束支传导阻滞,ST-T异常改变,24小时动态心电图回报:窦性心律,偶发房性早搏,偶发室性早搏,完全右束支传导阻滞,BNP:2300pg/ml。当地医院诊断为扩张型心肌病,出院后口服阿司匹林100mg Qd、螺内酯20mg Qd、辛伐他汀20mg Qd、美托洛尔缓释片23.75 Qd控制病情,仍时有胸闷心悸发作。此次患者于2周前因受凉后胸闷、心悸加重,伴有喘憋、双下肢浮肿,遂前往我院门诊就诊。刻下症见:患者神清,精神欠振,胸闷、喘憋、头晕、疲倦、四肢发凉、纳眠欠佳、尿少,大便正常。查体:血压:135/80mmHg,口唇紫绀,颈静脉搏动增强,两肺底可闻及少量细湿啰音,心界扩大,心率80次/min,心律齐,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浮肿。舌淡紫黯,有瘀斑,苔浊厚腻,脉细弱。西医诊断:扩张型心肌病,慢性心功能衰竭,心功能Ⅲ级。中医诊断:心衰病 气虚血瘀兼痰水内停证,治则:益气温阳通瘀化痰。处方:炙黄芪20g,肉桂6g,红景天15g,当归10g,丹参10g,红花10g,桃仁12g,酸枣仁15g,制远志10g,桔梗10g,浙贝10g,陈皮10g,茯苓15g,葶苈子12g,桑白皮12g,益母草12g,7付。二诊:患者喘憋明显减轻,活动后仍有胸闷心悸,仍感四肢发凉,纳可,眠差,小便量较前增多,大便调。查体:血压130/85mmHg,双肺底可闻及少量湿性啰音,心率73次/分,双下肢轻度浮肿。舌淡紫黯,有瘀斑,苔浊厚腻,脉细弱。中药原方去陈皮、茯苓,加仙茅、仙灵脾各10g,14付,水煎服。三诊:患者药后无喘憋发作,活动后感胸闷、心悸、气短有作,四肢发凉症状明显好转,纳眠可,二便调。查体:血压125/70mmHg,心率73次/分,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浮肿消退。舌淡紫黯,可见瘀斑,苔白腻,较前变薄,脉细弱。患者标症已解,治以益气养血、健脾化痰通络为主,方中炙黄芪加量至30g,去仙茅、仙灵脾、制远志、葶苈子、桑白皮,加党参15g 炙甘草9g,28付,水煎服。五诊:活动后时感轻微乏力,纳寐可,二便调,查体:血压130/80mmHg,舌淡紫黯较前减轻,瘀斑变淡,苔薄白,脉细弱,心率70次/分,双下肢无浮肿。辅助检查结果回示:心脏彩超示:EF:47%,室壁运动异常,主动脉硬化并主动脉瓣返流(少量),左心功能轻度降低,BNP:302pg/ml。治疗方案调整为:1.西药:拜阿司匹林100mg Qd、螺内酯20mg Qd、辛伐他汀20mg Qd、美托洛尔缓释片23.75 Qd、依那普利10mg Qd,2、院内制剂芪红散6g Bid。


  按语:慢性心力衰竭在中医古代文献中没有相应的病名,多归属于“心痹”、“心胀”、“水肿”等疾病的范畴。无论归属哪一种病证,中医对其基本病机的认识趋于一致,均认为心气阳虚为心衰发病的根本,心气阳不足,推动温煦无力,导致血瘀、痰湿内停。随着现代中医对慢性心衰理论研究和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医对心衰的认识不断的得到补充和完善。如颜德馨[17]教授根据“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的理论认为心衰的基本病因病机与气血失常关系密切,为本虚标实之证。心主血脉,心气血不足,推动无力,往往出现瘀血之证;心阳虚衰,故出现虚寒证候。陈东亮等[18]认为慢性心力衰竭的病机特点为本虚标实,以心气阳虚弱是本,心气阳不足,鼓动无力,则血脉瘀滞,水饮内停,痰浊不化。刘裕青[19]也认为慢性心力衰竭为本虚标实之证,病机特点为虚实相兼,标本俱病,以虚为本,心气虚乏,心阳衰微,本虚为气虚、阳虚,标实为血瘀、水湿、痰饮,心气虚是病理基础,血瘀是中心环节,痰饮和水湿是主要的病理产物。综上所述,心气阳虚贯穿于心衰病的始终。王晓峰教授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针对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中医病机特点,基于益气化痰通瘀法芪红系列方,经过十余年的基础及临床研究,芪红散于2011年获得医院制剂批件并应用至今,多项临床研究[21-25]证实中药芪红散能够提高生活质量,降低慢性心衰患者的再住院率,具有有效性和安全性,取得国家食药监局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批件。


  3.2在冠心病搭桥术后心脏康复中的治验


  病案举寓:患者王某某,男性,64岁。主诉:阵发性胸闷、气短、乏力半年,于2017年10月28日就诊。患者于2017年4月25日无明显诱因出现胸闷、气短、气憋、乏力症状,逐渐不能平卧,夜间高枕卧位,双下肢浮肿,于2017年9月17日前往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完善冠脉造影检查结果提示:冠脉供血呈右冠优势型,左主干开口95%狭窄,前降支近端80%狭窄,右冠全程血管壁不光滑,中段可见约25%狭窄,给予行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术后患者胸闷、气短、气憋等症状较前改善,出院后口服“口服阿司匹林100mg Qd、氯吡格雷75mg Qd、比索洛尔5mg Qd、瑞舒伐他汀10mg Qd、氯沙坦钾50mg Qd”控制病情。治疗一月余,仍间断有胸闷、气憋症状,活动后加重,欲求中医治疗,于10月24日来我院门诊就诊。刻下:患者症见胸闷、气憋,动则益甚,纳食一般,夜寐差,大便三日一次,小便量少。查体:血压146/73mmHg,心率64次/分,律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无浮肿。舌质暗红,苔白腻,脉沉细。辅助检查: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ST-T异常改变,24小时动态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偶发房性早搏,ST-T异常改变,心率变异性降低,平均心室率62次/分。心脏彩超提示:EF:58%,冠状动脉搭桥术后,左室比运动尚可,主动脉硬化。肾功:尿素氮10.6mmol/l,肌酐156.6umol/l,BNP:2445 pg/ml。西医诊断:冠状动脉搭桥术后心功能Ⅲ级,中医诊断:胸痹心痛,气虚血瘀兼痰浊证,治拟益气化痰通瘀。处方:炙黄芪15g,红景天15g,当归10g,丹参10g,川芎10g,红花10g,桔梗10g,郁金10g,桃仁12g,瓜蒌12g,薤白10g,泽泻12g,首乌藤12g,法半夏6g,桂枝6g,柴胡6g,7付,水煎服。二诊:药后患者胸闷气憋减轻,活动后仍感乏力、气短,纳寐欠佳,小便可,大便偏干。舌质暗淡,苔白腻,脉滑。处方:原方去泽泻、柴胡、桂枝,加用柏子仁各10g、熟大黄6g,14付,水煎服。三诊:此诊胸闷、气憋偶发,纳眠可,二便调。舌脉同前,治疗方药不变,继服14付。四诊:患者药后感轻微乏力,纳眠可,二便调。舌质暗淡,苔白腻,脉滑。审其脉证,以气虚痰浊表现为主,治以补气健脾化痰顾扶正气为主。处方:炙黄芪加量至30g,去合欢花、柏子仁、熟大黄,加白术12g、薏苡仁30g,14付。五诊:无胸闷、气憋,仍感乏力,纳寐可,二便调。查体:血压110/60mmHg,心率60次/分。舌黯淡,苔薄白,脉细滑。辅助检查: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ST-T异常改变,24小时动态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偶发房性早搏,ST-T异常改变,心率变异性降低,平均心室率64次/分。心脏彩超提示:EF:57%,冠状动脉搭桥术后,左室比运动尚可,主动脉硬化。肾功:尿素氮9.8mmol/l,肌酐113umol/l,BNP:428.7pg/ml。患者临床症状改善,一般情况可,暂停中药汤剂,改为院内制剂芪红散6g Bid,继续治疗,定期随访。


  按语:冠心病在中医学中属“胸痹”范畴,从古代中医文献整理中发现,明清医家已开始重视对胸痹痰瘀同病和久病多虚的病因病机的认识,并且提出了[25]“初病宜温宜散,久痛宜补宜和”的治疗基本原则。冠心病搭桥术手术时间长,术中遭受创伤重,气血耗伤大,气虚血瘀是主要的中医证型之一,宜采用益气化痰通瘀的法“痰瘀同治”,促进心功能恢复,帮助患者早日恢复体能,回归家庭和社会。王晓峰教授带领其专科的[26]研究结果表明,以益气活血、化瘀通络为主要功效的芪红汤在对冠脉搭桥患者的中西医结合康复治疗中具有以下作用:能够显著改善搭桥术后患者心功能情况,减轻相关症状,促进患者康复;能够显著改善患者实际生活能力,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在冠脉搭桥患者的体能恢复中显示出明显优势。


  3.3在缓慢性心律失常心脏康复中的经验


  病案举寓:患者刘某某,男,77岁。心悸、气短、胸闷1年余,加重1月。患者自诉于1年前渐感心悸、胸闷症状,伴有气短乏力,每因劳累而甚,近1月来诸证加重,来院就诊。中医症见:心悸、胸闷,时有眩晕、黑曚,全身乏力、四肢欠温,纳食可,夜寐差,大便干,夜尿频。查体:血压:135/75mmHg,心率42次/分,律不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及病理性杂音,双下肢无浮肿。舌质淡,边有齿痕,边尖有瘀点,舌下脉络暗紫迂曲,苔白腻,脉迟而结代。辅助检查:普通心电图回示:Ⅲ度房室传导阻滞,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心率45次/分;24小时动态心电图检查提示:高度房室传导阻滞,结性逸搏心律,室性逸搏,完全右束支传导阻滞,ST-T未见异常,总心搏58819次/日,平均心率46次/分,最小心率38次/分,最大心率62次/分。西医诊断:心律失常:高度房室传导阻滞,结性逸搏,室性逸搏,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中医诊断:心悸,心气虚兼痰瘀互结证。

 

  治则:益气化痰通瘀。处方:黄芪30g,红景天15g,酸枣仁15g,桂枝9g,肉苁蓉9g,杜仲9g,当归9g,丹参9g,川芎9g,瓜蒌12g,首乌藤12g,炙甘草6g,14付。二诊:患者诉心悸、胸闷药后渐减,眩晕、黑曚消失,但全身乏力、四肢欠温仍作,纳可,寐欠安,大便略干,夜尿2次/晚,舌淡,边有齿痕,边尖瘀点消失,舌下脉络迂曲较前减轻,苔白腻,脉沉。复查普通心电图回示:窦性心律,完全右束支传导阻滞,心率68次/分。症状有减,心电图较前明显改善,给予原方14付。三诊:患者时感心悸、胸闷,全身乏力、四肢欠温减轻,纳食可,寐欠安,二便正常。舌淡红,齿痕变浅,舌下脉络正常,舌苔白薄腻,脉沉。复查常规心电图示:窦性心律,房性早搏未下传,交界区逸搏,完全右束支传导阻滞。患者仍全身乏力、四肢欠温、脉沉,提示气阳虚甚,在上方基础上加太子参12g、生晒参9g加大补气之力,仙茅9g、仙灵脾9g以温补阳气,予14付水煎服。四诊:患者诸证平稳,微感乏力,纳可,寐安,二便调。24小时动态心电图示:窦性心律,偶发室性早搏,ST段异常改变,心率变异性正常,24小时总心搏95205次/日,平均心率67次/分,最小心率43次/分,最大心率136次/分。继续给予以芪红散为主方的中药膏方益气化痰通瘀长期调理治疗。


  按语:缓慢性心律失常的主要临床表现有心悸、胸闷痛、头晕、乏力、怕冷、脉迟等症,古代文献有多处记载,如《伤寒论》中记载“脉来缓,时一止复来者,名曰结”,“涩脉,细而迟往来难而散,或一止复来”,“屋漏脉如乳残漏之下,良久一滴,溅起无力”;《证治汇补》云:“有阳气内虚,心下空豁,状如心悸,右脉大而无力者是也”;《类证治裁》中有“心本于肾,上不安者由于下,心气虚者由于精”之说[27]。陈可冀院士认为缓慢性心律失常的病机为心脾肾气阳虚,多采用益气温阳的法则进行,陈阳春认为其主要病因病机为阳气亏虚,尤重心肾阳虚[28]。王晓峰教授师承国医大师沈宝藩“痰瘀同治”学术思想认为本病多因年老体衰、劳累过度、感受外邪等因素所致。年老体衰,劳累过度可以导致心脾肾气阳虚,心脉鼓动无力,运血不畅,心血瘀阻,脾气虚弱,运化失职,水湿内停,聚湿为痰,瘀血痰湿互结于内,久成本虚标实、虚实夹杂,本病则之于虚、痰、瘀之证。因此,对本病的治疗应以益气通瘀化痰为基本大法,根据舌脉症四诊合参准确辩证,因人而异,采取补中寓通、通中寓补的治法。


4 总结与展望


  近年来,心脏康复已成为防治冠心病的重要手段,中医理论的“既病防变”和“治未病”思想与现代社会生物医学模式不谋而合,在心脏康复领域也被广大学者所重视,中医药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各类心血管疾病的心脏康复,中药治疗联合心脏康复训练防治心血管疾病的相关基础与临床研究也广泛开展。研究[29-31]结果表明:中药辩证联合心脏康复治疗对冠心病搭桥术后、慢性心力衰竭、缓慢性心律失常等心血管疾病患者的康复作用突出,可以减轻术后患者的心肌损伤,减少术后不良心血管事件发生率,可以改善心功能、提高生活质量,改善预后。今后我们要发挥中医药康复理论及方法的优势,制定出全程管理、多位一体、优势互补的中西结合心脏康复策略,使其成为心脏康复的新动力。


    2019/5/5 8:00:41     访问数:207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大家都在说       发表留言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editor@365yixue.com

365医学网 版权所有 ©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京ICP证04134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8-0016  
搜专家
搜医院
搜会议
搜资源
 
先点击
再选择添加到主屏